明鏡網

2016年9月21日 星期三

向中國磕頭 梵蒂岡要冒什麼風險?

《明鏡譯報》編譯  艾琳  中梵建交指日可待  中國與羅馬教廷的關係近日出現重大進展,地方教區和教廷陸續傳出梵蒂岡積極和北京交流互動,甚至預告雙方將有新發展,中梵建交傳聞甚囂塵上


天主教月刊《美國雜誌》(America Magazine)報導,梵蒂岡二把手、教廷國務卿伯多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於2016年8月在意大利北部城市波爾德諾內(Pordenone)發表演說時證實,中梵關係經過兩年來的對話已取得相當進展,雙方達成協議指日可待。他強調,這不僅將嘉惠中國本身及當地教徒,也更有利於世界和平的推廣。

意大利樞機主教帕羅林是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當選後親自欽點的教廷國務卿,而帕羅林上任後的主要任務之一便是重新連繫自1951年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政府驅逐了天主教教廷駐華公使黎培里總主教(Archbishop A. Riberi)後,雙方破裂已久的關係。

這位紅衣主教在演講中坦言,梵蒂岡對於和中國關係正常化的努力,確實在教廷內部及外界引起許多關注。對此,他表示,教宗方濟各和其前任約翰‧保羅二世(John Paul II)及本篤十六世(Benedict XVI)一樣,“深知中國天主教會團體所經歷的苦難、誤解、經常默默殉道的折磨,在其肩膀上所帶來的負擔:這都是歷史的重量”。

“除了外部和內部的困難,”他說。方濟各“懂得他們希望和伯多祿的繼承人完全共融,也了解目前所取得的進展。”

不過,帕羅林也承認,中梵對話不僅不容易,還充滿著問題,但他認為這些是可以克服的。“(我們)必須實事求是地承認,教廷和中國之間不乏待解問題。(這些問題)之所以會產生,往往是因為雙方所處的位置和既有方針以及問題本身的複雜性所致。”

他進一步比喻,這些問題和當初踏上中國土地的首任教廷駐中國宗座代表剛恆毅總主教(Archbishop Celso Constantini)遇到的問題幾乎“完全一樣”。1922年時,中國只有57個傳教區,且全部是外國主教;十年之後(1933),剛恆毅總主教發展到121個傳教區,其中23個由中國神職人員領導。他憑藉著不懈的努力,促進天主教於中國的在地化發展,最後他也在1937年成為中國第一位紅衣主教。而現在,教廷也將效法剛恆毅總主教的精神,打破和北京之間的外交藩籬。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