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0月23日 星期日

昆明金融辦:泛亞是金融創新 為雲南導入367億元

受害者追問到底是誰縱容泛亞騙取百姓錢財。

《政經》特約記者 杜輝

在泛亞危機爆發後,交易所在第24號公告中說:“作為平台企業,交易所不參與任何交易,交易所盤面價格是參與交易各方通過大量交易形成的交易價格。”

根據昆明市政府2016年2月5日公布的《關於昆明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涉嫌犯罪有關情況的通報(九)》稱,泛亞是在2012年4月擅自修改交易規則,推出“委託受托”業務的,“同時昆明泛亞有色統一印製大量宣傳材料,通過全國各地授權服務機構及公司網電部將‘委託受托’業務包裝成‘日金寶’、‘日金計劃’等產品,承諾10%至13%固定年化收益率且收益與貨物漲跌無關,向社會不特定人群吸收存款,形成由其實際控制的‘資金池’,‘套取大量現金’。”

“日金寶”在操作過程中也存在著明顯違反國家有關規定的地方——最顯而易見的是,中國政府對於貴金屬交易有著所謂的“兩所一櫃”模式,即只能在上海黃金交易所、上海期貨交易所與銀行櫃檯進行貴金屬交易;顯然泛亞並不包括在“兩所一櫃”中。

對於這個問題,昆明市金融辦與法制辦當時給投資者們的解釋是:“泛亞是一種金融創新,法無禁止即可為。”

另外,泛亞在推廣“日金寶”時,宣稱自己採取的是第三方託管,資金可以任意進出;但是據金融業內部人士披露,泛亞的所謂“銀行監管帳戶”只是一個噱頭,投資者的資金都是直接進入到了泛亞的公司帳戶上。

《中國經濟周刊》曾經援引黃金投資專家唐吉鶴的話說:“泛亞所宣稱的第三方存管只是一種‘類三方存管’模式,本質上是銀商轉帳。在這種模式下,泛亞可以借助與銀行的關係宣傳自己,但是銀行只不過作為資金的通道,並不承擔資金去向的監管。雖然泛亞的危機波及不到銀行,但這在變相透支銀行的信譽。”

黃金投資專家唐吉鶴更認為:泛亞本質上就是一個投資公司,交易不過是其融資的一種掩飾。



“日金寶”宣傳材料。

昆明市提出泛亞概念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網友熱搜:泛亞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