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0月24日 星期一

“某條龍”不大可能是軍委副主席範長龍

廖錫龍還跟貴州茅台酒有關。

《內幕》特約記者 楊念軍

報導指,習掌權後為穩軍心沒有再拿下範,而是讓他坐“冷板櫈”,雖在兩名副主席中排名第一,但無緣出任軍改小組副組長,只做有名無實的副主席;習用這種辦法讓他自己尋出路,範終於熬不住,主動退贓300萬,表示這些款項都是早年他任沈陽軍區司令和濟南軍區司令時,部下以各種名義送的。並交待自己曾向徐、郭進貢的詳情。



不過,“某條龍”是範長龍的猜測的可信度較低,畢竟首先範長龍是習近平親自點的將,破格提拔為軍委副主席,就是看重範沒有野心,十八大前夕買釣魚竿準備退役後的生活了。沒幾年就拿下範長龍,習近平自己臉上也掛不住,另外範長龍現在在解放軍“對外事務”中角色吃重,在媒體保持著很高的現身頻率,比如2016年4月份視察南沙島礁,5月11日出席全軍安全工作大檢查任務部署會,5月16日會見巴基斯坦陸軍參謀長,5月26日,範長龍現身吉林省敦化市視察哈爾巴嶺日本遺棄化學武器挖掘回收和銷毀作業現場。此外,5月26日的央視新聞聯播畫面亦顯示,範長龍陪同習近平,看望慰問駐黑龍江部隊,均看不出其有問題要落馬的蛛絲馬跡。

當然必須要指出的是,範長龍十九大就要退役,習近平也沒重用他的意思,他屬於習近平軍中人事安排的過渡性人物,軍中知情者對《明鏡月刊》曾有這樣的表示。

至於廖錫龍吐出4000萬,《博訊》的報導引軍方消息指,他自己交待那都是他在任總後勤部部長、以及後來昇任軍委委員十年間,下級以各種名義“獻贈”的。

報導指中央暫時沒有追究,一是廖配合時任總後勤部政委劉源拿下軍中首虎、前總後中將谷俊山中立功,又在配合調查徐才厚、郭伯雄中表現良好,所以和範長龍一樣,暫時獲習近平“寬恕”。

報導指,廖錫龍2012年後勤部長位置上退役後,就一直協助中央軍委專案組調查。他自己的問題包括他的前秘書、總後勤部司令部副參謀長符林國少將涉貪被查,當局從符的家中抄出黃金25公斤,現金2千多萬元。與廖錫龍同是貴州老鄉的符林國接受審查時,交待曾向廖行賄巨額現金。

廖錫龍的另一個問題則涉谷俊山;其實廖自已也有把柄被谷俊山掌握。所以2011年專案組在對谷俊山調查期間,谷曾對頂頭上司廖錫龍說:“別看你是中央軍委委員,總後部長,我讓你離開你就得離開,你別擋我的道,我也不擋你的道!”谷落馬後舉報不少廖錫龍的問題。

廖錫龍還有一個問題與他的老家、貴州茅台酒有關。廖是貴州人,2002年出任解放軍總後勤部長後,以軍人保家衞國、打仗出征要“壯行”為由,親手促成了中共軍隊與國內幾大名酒廠的“結誼”,特別是與貴州茅台酒廠的關係。各名酒廠紛紛成立軍供部,甚至有專門的車間生產“軍供酒”。

但需要指出的是,廖錫龍的這些醜聞沒有其他獨立消息來源佐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