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0月27日 星期四

給美國新總統的十項對華政策建議

事實上,中俄之間存在著分歧,國力明顯較弱的俄羅斯,擔憂中共刻意煽動民眾對遠東失地的不滿,也厭倦了北京盜取其軍事技術;常言道: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美國應更戰略性地在中俄之間發揮作用,以維持全球局勢平衡



《明鏡郵報》編譯 張洛尹

隨著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將至,下屆總統勢必面臨到重重挑戰,而其中最重要的,即是如何與中國應對;倘若兩國能找到求同存異之道,那麼當前全球緊張局面應會大有改變。日前,美國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資深研究員道格班鐸(Doug Bandow)於《國家利益》撰文,分析出十項對華策略的建議,欲提供美國新總統參考。

說服北京而非下指令

首先,必須在對華總體政策上考量問題與解決方案。班鐸表示,華府涉及中國的目標有很多,但不可能一次全部達成,所以必須先設立優先次序、做出適當的妥協,並權衡其得失。例如:要說服北京制裁朝鮮,華府可能需要承諾撤出駐韓國的軍隊;美國也可能需要提供貿易優惠,才能獲得中國在投資、網路安全和知識產權的讓步;諸如此類,華府應找出對美國最有利的模式。

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關係教授艾茲尼(Amitai Etzioni)也於《國家利益》另一篇文章中提出了相同看法,認為兩國欲有效達成協議,A國須在A較不重要但對B很重要的事項上妥協,以換取B國在B較不重要但對A很重要的事項上讓步,並建議美國與中國的協商應朝該模式努力。

其次,從北京角度看問題。縱使習近平可能是個冷酷無情的獨裁者,但這並不表示他和他的幕僚會毫無理由地行動。事實上,班鐸認為,中國會選擇支持朝鮮、堅持兩岸統一、拒絕香港實施真正民主、爭取南海大部分海域的主權,背後都有其動機和理由。與中國談判時,美國如果設法解決北京決策者所關切的事務,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將會提高。這部分並不是告訴中南海主事者華府希望北京怎麼做,而是說服北京這麼做

再者,美國應該承認錯誤、虛偽和失敗。班鐸認為,美國的民族情操沒有比其他國家少,民眾往往不願坦承其政府並非一個善良無邪的國家,美國支持過反共親美的亞洲獨裁政權,曾在中東地區引發血腥混亂,致使歐洲對美國依賴;所以,美國官員再次斥責中國之前,應該表現謙虛一點。

第四,美國應加強自身經濟以克服中國的產業政策。班鐸解釋,美國民眾在自由貿易裡受益匪淺,儘管中國意圖操縱經貿體系,如拉低人民幣的價值、補貼國企,或對外企祭出的歧視政策(通常是損害到中國消費者的利益),這些可以作為雙邊和多邊協議關注的部分;而華府能幫助美國企業更具競爭力的最佳辦法是,減少特殊利益的經濟操控、合理化與精簡監管制度、減少浪費的聯邦支出與企業稅改,並改善勞工教育。

過去美國國務卿克里已多次請求、主張、堅持,甚至要求中國更加重視平壤的核計畫問題,但一直沒有實質成效;中國不希望朝鮮發展核武,且堅信主要問題是出在美國身上。班鐸分析,實際上,朝鮮政權的不穩定比核武更令北京擔憂:朝鮮政權一旦崩潰,可能引發混亂、衝突,陷入核失控(Loose Nukes局面,不僅迫使朝鮮難民跨越鴨綠江湧入中國境內,更可能進一步促使統一後朝鮮半島與美國結盟。因此,第五項建議是,華府應該向中國表明將與中國共同承擔朝鮮核危機的立場。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