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0月31日 星期一

更殘暴的殺戮接連發生 雷洋很快被遺忘

滕彪。

余杰 專稿

中國再無仗義執言的“三博士”了

雷洋案發生後不久,又有一位蘭州大學生聲稱其因拍攝警察粗暴執法被強行帶回派出所,遭到警察持警棍毆打。網上瘋傳“屁股開花”這個新成語。《紐約時報》中文網評論說:“在面對警方普遍濫用暴力時,人們習慣用這類黑色幽默來應對。”但是,幽默只能稍微消除一部份人們的憤怒和驚恐,而不能拯救雷洋的生命,更不能“勸阻”公權力降低對民眾的暴力程度。



雷洋之死,讓人聯想起13年前的孫志剛之死。雷洋死時29嵗,孫志剛死時27嵗,都是風華正茂的好年齡。

當年,畢業於武漢科技學院藝術系的孫志剛,在廣州市達奇服裝有限公司工作,由於剛到廣州,還未來得及辦理“暫住證”。(只能在自己的國家“暫住”的公民,究竟算是幾等公民呢?)孫志剛晚上出門到網吧上網,被查暫住證的警察扣留,然後送往收容遣送站。一周之後,孫志剛被發現在一家收治收容人員的醫院中死亡。官方最初堅稱孫志剛是正常因病死亡,但《南方都市報》記者陳峰、王雷經過周密的調查發現,孫的屍體傷痕累累,是被人毒打致死。

2003年5月14日,三名畢業於北大、在不同大學任教的法學博士俞江、滕彪、許志永,聯名向全國人大常委會遞交了一份“審查《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的建議書”。該建議書認為,《收容遣送辦法》中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規定,與《憲法》和有關法律相牴觸,應予以改變或撤銷。同年6月20日,在輿論的壓力之下,總理溫家寶簽署國務院令,公布新的《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標誌著《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的廢止。

孫志剛事件迫使中共當局正式廢止了臭名昭著的收容遣送制度,當時海內外輿論都認為這是“胡溫新政”的標誌,由此人們對胡溫開啓政治改革的幻想飆至高峰。然而,收容遣送制度廢除之後,各地方政府在北京郊區設置的、專門用來關押上訪人士的“黑監獄”卻氾濫成災。

收容遣送制度的廢除,並沒有帶來中國人權狀況的進步。胡錦濤時代末期以及習近平執政之後,高智晟案、劉曉波案、陳光誠案、許志永和滕彪組建的“公盟”案、高渝案、浦志強案等相繼發生,中國的人權狀況急劇惡化。昔日意氣風發的三博士中,許志永被捕入獄,滕彪被迫流亡美國,另一位則如毛澤東所說,乖乖地“識大體,不作聲”了。

2015年7月,中共當局更是全國性地抓捕、騷擾人權律師和人權活動人士,先後有超過300人受到影響,至今仍有數十位律師被逮捕和“被失蹤”。甚至傳出90後的年輕女律師趙威在獄中遭受性侵犯的恐怖消息。

正在成長中的中國人權律師群體之公義事業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在此背景之下,當雷洋案發生之時,還會有“三博士”為之仗義執言嗎?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