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0月26日 星期三

雲南官方:泛亞很值錢,哪個民營企業有此能力?

劉光溪

《政經》特約記者 杜輝

地方政府為泛亞護航

既然泛亞自2012年起就違規操作所謂的“日金寶”業務,在之後的幾年裡,雲南省相關金融監管部門都沒有對其進行查處——不但沒有查處,自泛亞2010年批準立項後,雲南省政府和昆明市政府的相關監管部門多次出台書面文件,稱泛亞的交易是合乎規範的。



在由雲南省交易場所清理整頓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於2014年1月3日出具的《關於昆明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整改現場檢查驗收情況和西雙版納金融資產商品交易交易所有關事項的報告》中,明明白白地寫著:“未發現昆明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開展的委託受托業務違反現行法律法規和有關規定。為此,我省對泛亞有色整改工作與驗收通過。”

而這份報導的簽發人是時任舉報雲南省金融辦公室主任劉光溪。這位劉光溪還曾經盛讚:“泛亞的品牌很值錢,我們政府相關部門統計,泛亞直接為國家納稅3.6億元,為國家間接納稅6.7億,總計近11億,哪一個創新民營企業會有如此強的能力?”

直到2015年7月,泛亞資金鏈已經出現斷裂的時候,劉還在為其背書:“目前泛亞的金融創新轉移到了深圳,我個人認為這是我們雲南的重要損失,為此非常遺憾,也非常理解泛亞,希望在條件成熟的時候能夠回到雲南來。”他還盛讚單九良說:“我們對單九良同志的創新能力以及職業品質非常欽佩,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企業家,這也是我們雲南非常缺少的人才,我們會一如既往地支持泛亞。”

作為雲南省金融監管部門的主要負責人,劉光溪對於泛亞危機有著嚴重失查瀆職之過,但當泛亞東窗事發後,劉僅僅是被調任中國貿促會雲南分會,再沒有受到其它任何處理。

董希淼分析說,地方政府對泛亞百般庇護,不外乎是出於三個原因,一是為了政績:“泛亞是當地重點招商引資項目,看上去像是一塊大家爭著搶著想要的肥肉,似乎可以帶來不少資金和稅收”;二是盲目追求創新,“近年不少地方政府官員缺乏基本金融知識,設立不少類似互連網金融產業園,扯著創新的大旗引入良莠不齊的類金融企業”;三是其中牽扯到利益關係,“據說,當地政府不少官員與“泛亞”董事長交往甚密”。

更為讓人擔心的是,據媒體統計,中國目前至少還存在著四百多家類似與泛亞的現貨交易所,管理資產超過一萬億人民幣。天津一德研究院院長助理溫劍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說:“現在國內每個省至少有10到20家交易所,泛亞只是其中中等規模的一個。當然,它的模式也很特殊,其他交易所很少聽說有直接發產品的。”

溫劍還分析認為:“在此類平台上的每一筆大宗交易都會計入地方GDP,因此省級政府對這類平台都很支持。”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網友熱搜:泛亞 、劉光溪,證監會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