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0月20日 星期四

許家屯:兩人在一起,那就算結婚了嘛

許家屯夫人顧逸萍。

許家屯口述,何頻、高伐林採訪,高伐林執筆整理

什麼時候結的婚?

我到了那兒,跟老伴團聚了,但下一步怎麼辦?日本人若攻占了徐州,這個地方離徐州不遠,也就不安全了;再說,我是黨員了,我們還要找地方做工作嘛,我們不會逃難的。俞銘璜決定,回如皋。本來我們也想一起回如皋,可是當時我老伴是逃婚逃出來的,回去有這麼個問題。所以就決定,我同我老伴去找吳安順,吳安順同徐繼泰已經不和了,分裂了,他們也正在苦於不知下一步怎麼辦,我倆就去同他們匯合。與俞銘璜一起走到淮陰,在那裡同俞銘璜告別。



(高伐林:你跟顧梅到底算什麼時候結的婚呢?舉行過戰地婚禮嗎?)

哪有什麼婚禮,也沒有法律手續啊。我們也不是無法無天,但從家裡出去,兩人在一起,那就算結婚了嘛。那個時候也沒有什麼“愛人”這個說法,沒有形式,只有內容,大家都承認她是我老婆,我是她丈夫。兩人生了八個孩子,老大是在灌雲生的。這個叫不叫革命浪漫主義?

當然,後來老伴還是回了家。幾年後,我到如西縣做縣委書記,當時地委機關都在如西。如西是個地主集中的地方,有些人家裡還有槍。我的丈人是大地主,家裡就有十幾條槍。我這個老伴,養孩子還得回家去養,因為我們經常轉移嘛。我也就去見了地主老丈人。不清楚是不是因為這個緣故,有天在百十多人的幹部大會上,地委書記批判我是“地主路線”。很嚴重啊!“地主路線”,“地主”成為“路線”還得了呀?我們當時都不曉得黨的鬥爭中“路線”的分量不得了,所以地委書記批了我以後我也並沒感到嚴重,我感覺我沒有做錯什麼事呀。但是會後,我就調工作了,離開縣委,調到地委做農工部部長。

不過後來葉飛前來對這個“地主路線”問題做結論,我就感覺,批評好像又不那麼嚴重了!他是一直非常器重我的。

(《我與顧逸萍一同走進抗戰隊伍》連載完,《中國密報》第49期)
網友熱搜:顧逸萍 、許家屯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