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中國使用了控制互聯網的全部四種手段

中共透過精心設計的程序,定期更新控制手段,來應對技術可能帶來的危險。

安瑪麗‧布雷迪

想像一下如果互聯網占領中國。想像一下自由會怎樣傳播。

──喬治‧W•布什,1999年12月7日。

“試圖在中國控制互聯網”就如同在牆上釘果凍。



──比爾•克林頓,2000年3月9日。

【《內幕》編者按:新西蘭學者安瑪麗•布雷迪(Anne-Marie Brady)積十年時間,潛心研究中共中央宣傳部,2008年出版了《推銷中共——中宣部運作:讓黨繼續掌權》的英文版。七年之後,她親自參與將之翻譯成中文,由明鏡出版社出版。本文即是該書第六章。

作者在中文版手記中說:“儘管從此書英文版出版到現在已經過去七年,中國領導層也已經更替,但與我寫書時相比,中國宣傳體系與時俱進,基本原則卻沒有改變。的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自2012年掌權以來,繼續強化和擴大中國對外對內的宣傳努力,比他的前任們更加強調加強意識形態的工作。”

原文有大量注釋,因故刪略。部分標題和配圖為編者所加。】

美國總統布什和克林頓關於互聯網可能引發中國民主變革之潛力的言論,反映了很多西方學者和政治分析家的看法。他們認為,互聯網預示著進一步民主、開放和更完善的統治。但互聯網沒有真正完成這個使命,而且這種情況並不僅僅出現在中國。中國和其它很多政府一樣,已經意識到互聯網既能對國家利益產生威脅,同時也可以成為政府的有用工具。

中國控制互聯網

中國意識形態親密的盟國北朝鮮和古巴限制使用互聯網,只對可靠的特權階層開放。但中國政府的策略更接近西方民主國家的作法,中國式黨國不懼怕互聯網和其它相關信息通訊技術,而是接納新技術,把它作為宣傳工作的新手段和中國現代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黨國通過精心設計的程序,定期更新控制手段,來應對技術可能帶來的危險。一些學者樂觀地認為,商業化和更多信息會使中國放鬆對公共領域的政治控制,而實際情況恰恰相反,國內外市場非但沒有挑戰政府對信息通訊技術的控制,反而協助中國政府繼續其控制。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