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0月19日 星期三

許家屯的私人秘密和政治秘密

何频口述,高伐林记录整理

谣言从来具有丰富和活跃的生命力,不可能止於智者,有时候澄清也无济於事,尤其是涉及公众人物。但是,我依然想就许家屯先生的某些传闻作些说明,尽管他生前对此表现淡然,内心却应该还是有伤痕的。我希望我的解释能使他的在天之灵更平静,也为历史作下一份证词。


朝夕相处畅论家事天下事

我多年前就在中国见过许家屯,但当时并没有私交。来到美国後与他交往二十多年——不是仅仅作为媒体人、出版人与他的关系,或者是一般性的朋友交往,而是有很深厚的私人情谊。他让我近距离地直接观察到一个中共高级官员的内心世界和思维方式,也让我了解一位长者的生活习惯、历史经历。

二十多年来,他来到美东就住在我家,我去了加州就住在他家,一住多日,有时一连几个星期在一起,朝夕相处,畅论家事天下事;一起开车周游,一起坐邮轮,一起泡餐厅……甚至我第一次去拉斯维加斯,也是在一次晚餐时谈及我还没有去过赌城,他立即提议由他儿子饭後开车前往,凌晨三四点才抵达。他对赌博既不会也不参与,却有一套对赌博经济的理解;他喜欢打麻将,我不会也没有心思学,他便屈尊跟我玩纸牌,常常为出牌面红耳赤。

我与他交往方式,与别人是很不一样的。多数人见他,都非常恭敬而拘谨,讲话小心翼翼,毕竟他是位前高官,是位长者;但我与他讲话很随意,常常反驳他,甚至调侃他,逗他乐,他有时哈哈大笑,有时笑駡我一句,有时笑而不语,这种关系,别人看了很吃惊;但这种关系更平等、更亲切,使我比一般人更能与他聊到一些敏感的问题,包括一些私人问题。

许家屯的私密之一:情人是谁?

在许家屯的追思会上,参加者都会注意到,有一位女性,并非他的子女,却站在第一位;她的花束放在最挨近许家屯灵柩的最显眼位置,署名Helen(海伦)。朋友们都认识她,最近有名的美国作家陈燕妮记叙参加许家屯追思会的文章,专门写了一段Helen,明镜新闻网也全文转发。陈燕妮的行文如人,毫无春秋笔法,直指Helen便是传闻中许家屯的“情人”,赞扬了Helen的为人。


许家屯与Helen。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