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28日 星期一

王军涛:面对“猎狐”我们有三个选项

中国研究院第19次研讨会:猎狐是作秀,反腐仿文革(9)


王军涛:王岐山访问美国和中纪委网站公布一批被中国追捕的逃犯名单,表明中共努力将反腐运动延伸到海外,特别是美国。这就向海外各界提出一个问题:究竟如何看待和对待中共这项举措。选项无非是三项:合作、观望和杯葛。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

让律师从法律上看,这个问题的答案比较简单:

第一、不对一类人或一类活动泛泛表态,而是采取一案一审的原则,对每个案件做具体分析。对於一类人贴标签,然後作为依靠或打击对像(例如阶级斗争、镇压法轮功和敌对团体)不仅是中共的惯常思维,而且是一般中国人的敌我思维的倾向,但美国司法精神强调的是绝不概括。

第二、如果有当事人委托,就可以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援助,客观上就是杯葛猎狐行动;这是宪政规定的律师对顾客承担的责任、辩护律师在司法程式中的职能和律师在诉讼中的职业规范决定的必须的选择。

第三、对於非顾客的案件,虽然不能说猎狐行动的抓捕对像有罪无罪,但也可以杯葛这项行动,因为根据美国法律,列入猎狐行动追捕对象的人,即使不考虑政治权争迫害或商业腐败竞争等因素,被大陆定罪和取证的程式问题也足以让其脱罪;例如双规,就是严重违背中国刑事诉讼法的程序,美国法律首先追究程序正义,而大陆取证定罪的程式从美国司法角度看,简直是国家犯罪。

因此,从司法角度看,杯葛猎狐行动几乎是必然选项。

但从政治角度上看问题,各界应有的态度比较复杂;我只讨论中国民主党在可能选项中选取各种做法的理由。

就建立宪政民主的原则而言,中国民主党可以采纳司法公正的理由,这也是西方法治国家拒绝引渡中国罪犯的理由。只要中共追捕逃犯掺杂着权力斗争需要和巩固专制的需要,而有可能冤枉、甚至迫害好人,只要 “猎狐行动”追捕罪犯嫌疑人不是通过公正严谨独立的司法程式调查取证、而是违法逼供,那就该杯葛这一行动——哪怕这样会放过一些坏人。

中国民主党作为反对党,还有更多的政治理由去杯葛这一行动。这就是为了结束一党专制,中国民主党应当做一切该做的事情。杯葛“猎狐行动”,可以瓦解中共在“八九”後,为维持暴政所建立的政治——社会基础,即政治—经济—知识精英的铁三角同盟,打破中共一党专制的统治,将新生力量卷入民主化进程,促成中国宪政民主转型。

根据政治转型理论,政治转型不仅仅是民主理想主义者的努力结果——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是少数;更是各种政治力量和社会力量在具体博弈情境中,出於最大化自己的利益和最小化自己的损失,而采取的行动策略选项互动的结果。

当然,我们应当明白,我们并不能减免他们应当承担的罪责。通过公平、公正和文明的司法程序澄清罪行和追究责任——中共专制不愿做,我们还做不到,这只能在宪政民主建立後才能实现。

中国民主党也有理由支持和参与“猎狐行动”,这是因为反对腐败在中国有建设性意义,不能因为腐败分子因权力斗争失败而被惩罚,就不追究他们的责任,这是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尽管中国民主党不支持滥捕滥抓和不合程序地调查取证,但也不该因此放纵腐败分子——这无异於是说:因为中国没有宪政就不追惩腐败了。中国民主党应当反对违法办案,但同时尽量让追惩符合正义。

中国民主党还有其它理由支持“猎狐行动”,那就是争取人心。目前中共腐败导致民众仇官仇富。反对腐败,谴责中共是腐败温床,抨击中国共产党包庇腐败,强调中共不可能反腐;以此发动民众、促成宪政民主转型,是中国民主党的政治使命。另一方面,中国民主党如果杯葛猎狐行动,会被中共诬陷为为了交换金钱而为腐败分子提供保护,将对民主党的公众形象和动员力造成致命伤害。

综合正反两方面的理由,中国民主党对待“猎狐行动”的态度,应当是根据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形而定比较稳妥。
(未完待续。 选自明镜出版社 《中国再入险境》)
 
网友热搜: 中国研究院研讨会反腐败公约猎狐王军涛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