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25日 星期五

福山對中國民主化預測太不準確

中國經濟自1992年以來越來越壯大。

安瑪麗‧布雷迪

與一切告別

目前有超過兩萬名學生在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學習,幾乎所有人都是中國精英階層的子女。很難相信,當他們回國管理國家時,會滿足於中國是亞洲唯一未受民主化大趨勢影響的國家。

—弗朗西斯•福山,1989



弗朗西斯•福山對中國精英接受國外教育,回國促進中國民主化的預測,太不準確。當然,中國1989年事件以及東歐和蘇聯共產主義崩潰以來,一種強調西方民主在道義上勝過共產主義模式的勝利者心態,在西方領導人中盛行。艾瑞克•霍布斯鮑姆在題為“與一切告別”的文章中,分析了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崩潰的原因:

“首先,社會主義無法完全進入高科技的新經濟,更別說創造了,因而它早就注定滅亡。建立安德魯•卡耐基式的經濟也毫無用處,除非還能進一步發展IBM式——或者甚至是亨利•福特式經濟,因為社會主義顯然無法達到消費品大規模生產。

第二,在全球通訊、媒體、旅遊和跨國經濟的社會裡,無法再把社會主義民眾和有關非社會主義世界的信息隔離開,也就是說,不讓他們知道在物質和選擇的自由上,他們是多麼的落後。
第三,隨著發展速度放慢和相對落後的擴大,蘇聯經濟的薄弱使它無法繼續超級大國的地位;也就是說,無法繼續對東歐的控制。總之,蘇聯式的社會主義變得愈加沒有競爭力,並為此付出了代價。”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網友熱搜:福山 、中國精英 、國外教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