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

中國宣傳領域讚揚朝鮮“有效洗腦模式”

普京總統利用“民主管理”,控制媒體的負面影響。

安瑪麗‧布雷迪

【《中國密報》編者按:新西蘭學者安瑪麗‧布雷迪(Anne-Marie Brady)積10年時間,潛心研究中共中央宣傳部,2008年出版了《推銷中共——中宣部運作:讓黨繼續掌權》的英文版。7年之後,她親自參與將之翻譯成中文,由明鏡出版社出版。本文即是該書第8章。



蘇聯是負面教材

2004年,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讚揚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和古巴重視宣傳思想工作。當然,強調思想工作對後共產主義時代的北朝鮮和古巴政府,保持合法性起關鍵作用。至少從這個角度講,兩個國家可以成為中國的榜樣。然而,我們不能把胡對所剩無幾的兩個共產主義國家的讚揚太當真。事實上,在宣傳思想工作方面,這兩個國家更接近做中國的反面教材。

在整個1989後時期,中國多次把自己標榜為北朝鮮和古巴應該學習的模式。與中國不同,古巴和北朝鮮試圖實行自我封閉,遠離全球化和信息通訊技術。北朝鮮公民不得擁有短波收音機,互聯網只對值得信任的特權階層開放。北朝鮮媒體一直受到嚴格控制。外國人很少能進入北朝鮮,也很少有北朝鮮人被批準離境。訪問北朝鮮的外國人時常受到告密者的監視、電話監聽和住所竊聽。同樣,在古巴,雖然政府對外國人的政策稍微寬鬆,但是政府只允許特權階層使用信息通訊技術,而且還通過限制寬帶控制互聯網流量。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和古巴的宣傳方法,與普拉特坎尼斯和阿容森的“有效洗腦模式”很一致:(1)通過取締其它信息源,製造自己的社會現實;(2)組成順從者內部群體和未救贖者外部群體;(3)借助螺旋式的承諾鏈,達到順從;(4)製造領袖崇拜和(5)把順從者從不良思想引開。

任何熟悉中國1949年後歷史的讀者,對這些技巧都不陌生。然而,正如中國1976年後認識到的那樣,雖然這些技巧對北朝鮮和古巴目前很有效,但是兩國內部不穩定、脆弱,其政權在很大程度上依賴社會封閉和領袖魅力。當領袖人物從歷史舞台謝幕後,接班人很難繼續個人崇拜的神秘感。而且,這些說服方法不適合以國際貿易為基礎的現代經濟,因為它要求其成員杜絕外部影響。所以,雖然中共精心維護對毛的個人崇拜和寶貴的革命象徵主義,但是同時中國更新了宣傳思想工作方法,以適應中國經濟的變化。這意味著中國對信息的限制比北朝鮮或古巴少得多,因為政府已經看到相對自由的信息流通對現代知識經濟的意義。如我們所看到的那樣,中國刻意採納了現代工業社會的基本方法,來引導公眾輿論和製造認同。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網友熱搜:蘇聯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