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参会者:中国外逃人员自保三策

中国研究院第19次研讨会:猎狐是作秀,反腐仿文革(2)


2014年7月22日,公安部正式展开“猎狐2014”专项活动,缉拿境外在逃经济犯罪嫌疑人;2015年4月22日,中纪委在官网上发表了《“天网”行动重拳出击,全球通缉百名外逃人员》一文,公布了100名重点追缉的外逃贪官和经济犯罪人员。

为了配合中纪委的百人名单,公安部发布了《关於公布涉腐人员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报的公告》,称“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现将100名外逃国家工作人员和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的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报信息向社会公布。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将继续加强与国际刑警组织及各成员国追逃合作,对包括腐败分子在内的各类在逃犯罪嫌疑人进行全球通缉,坚决将其绳之以法。”

中国研究院於2015年5月5日在纽约召开第19次研讨会,邀请了多位法律界人士及各界学者专家探讨时下热点问题,包括表面上看起来轰轰烈烈的“猎狐行动”的真正目的是什麽?听起来吓人的“红色通缉令”到底有多大作用?

参加会议的有中国律师滕彪,美国华人律师高光俊、项小吉、李进进,中国研究院发起人何频,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冯崇义和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等人。会议由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辑、法学博士陈小平主持。

《中国密报》记者贺俭根据研讨会发言录音,整理了记录稿,并交本人审阅,现全文刊载於下。


香港身份对郭文贵不利

听众:郭文贵和令完成的案子进展得如何了?

高光俊:在外逃到美国的人中,郭文贵是比较有名的,他本人是一个商人,但是却与马建案关系密切。但是无论是拿下马建还是缉拿郭文贵,贪污腐败都是个幌子而已,真实原因则被隐藏了起来,也是不会公布的。习近平的反腐完全是政治秀,为了打击政治异己。

何频:现在郭文贵有香港身份,这是对他有利的地方,香港的法律和大陆的法律不一样;但是不利的地方是,美国更容易将其引渡回香港,是这样吗?

高光俊:这个问题问得很好。郭文贵目前持香港身份,但这恰恰是不利於他的地方,因为美国与香港是签署了引渡条约的。之前美国确实引渡过犯罪嫌疑人回香港,主要是国际毒贩和人口贩子;比如福州的“萍姐”(偷渡蛇头)就是在香港被捕,然後引渡回美国的。但是对於政治犯,是不会引渡的。

何频:有一个叫曾伟的人,就是在美国关岛被捕,然後被引渡回香港的。他也是有一些政治的事情在里面。因此郭文贵的香港身份对他未必有利,但是现在香港和内地的司法关系还没有建立起来,被引渡回香港并不意味着更有利於被引渡回中国大陆。是不是这样?

高光俊:是的。我最近接了一个案子,和你说的这个情况很相似。这个人是中国居民,案发之後拿到香港身份,已经到美国很多年了,现在面临同样的问题。但是要美国政府要将人引渡回香港是要经过很多道程序的,比如说法院裁定。当年赖昌星被遣返,加拿大法官就因担心其会在国内遭受酷刑,而迟迟不愿做出裁定。

何频:赖昌星案件里有个很重要的环节就是香港取消了他的居民身份,这样他就失去了回到香港的机会。身份的转换在司法过程中很有意思,比如说你是华人,是美国公民,或者有香港的身份,或者是大陆身份——该如何使用这些身份。有些人是美国公民,但是在回大陆的时候使用的是大陆护照,因此一旦在大陆被抓审判,中国政府是根本不在乎你美国公民的身份的。

高光俊:因为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

何频:这里面的主要问题是,中国在司法审判的时候,只看你入境的时候持什麽证件。如果你在入境的时候用的是中国护照或者是港澳来往内地通行证,那麽即使你是美国公民,在中国的司法过程中也是不承认的。已经有类似的案例出现了,洛杉矶有一个“爱党”华侨,非常爱国;他回国,遭遇到一起经济纠纷案件,审判的时候他说自己是美国公民,应该拥有领事探访权等等。但是中国方面说,你根本不具有美国公民资格,因为你在进入中国大陆的时候持的中国护照。

还有一个“猎狐行动”抓捕的人,他拥有一个欧洲国家国籍,他改名换姓回到大陆,但是还是被抓了。大陆根本就不管你是哪国身份。

高光俊:是的,即使你有了外国身份,他要抓你还是可以抓你的,因为你回到中国了。



中国研究院发起人何频。

令完成案子是个政治案件

高光俊:逃到美国的中国贪官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比较低调,不愿意招惹中国政府;他们大都通过投资移民拿到身份,以为这样就可以长期在美国生活下去。但是现在的“猎狐行动”逼着这些人不得不出来想办法。

美国的移民法规定,如果你因政治观点受到迫害,就可以申请政治庇护;或者你能证明自己回国之後会被判死刑或者遭受虐待,这样也可得到美国的庇护——比如余振东,他贪污了几个亿,按照中国的法律是要判死刑的;但是中美两国达成协议,不能判处他死刑。因此有一些中国国内的法学专家认为这是不公平的,贪官逃出去一趟,本来应该判死刑的,回来就不能判死刑了。

何频:不光是死刑,中国司法缺乏独立性也可以成为申请政治庇护的理由。但是我有一个技术性问题,假如一个人逃到美国,在申请美国移民身份的时候——或者其它时候触犯了美国法律,如假结婚等,但是同时他又有被政治迫害的真实理由,比如说令完成。因为我们早就收到关於令完成假结婚拿身份的材料,但是我们一直没有公开,因为缺乏其它方面的印证,我们也无法找到令完成来核实。中国政府想利用这点,你在美国触犯了法律,美国政府就可以把你遣返回去,由此避开政治的理由。

这样的司法过程就比较复杂了,同一个人,在美国犯了应该被遣返和受到惩罚的罪名,但是他又确实具有被政治迫害的身份。任何一个中国公民,任何一个中国的官员,都有充分的事实证明他们是应该获得美国的政治庇护。比如说令完成,他并没有受到公正的法律待遇。

高光俊:(令完成)案子一定是个政治案件。
何频:所以这种案件怎麽办?

高光俊:这个问题问得很好。这些逃到美国的人必须要克服一种误解,那就是以为自己不申请政治避难,不招惹中国政府,通过结婚的途径拿到身份,就可以平安留在美国。但是即使这些人拿到了绿卡,一旦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红色通缉令,他们迟早是要曝光的。而且如果通过其它手段获得身份的时候,有一些作假,那麽还会影响你之後申请政治庇护的成功率。

比如说乔建军,他的麻烦在於他拿绿卡的过程是有问题的、有作假,这样就会反过来影响他申请政治庇护。所以这些人在外逃後应该仔细考虑这个问题。

何频:对於很多已经违反了美国移民法或者美国其它法律的人来说,如果他确实遭到了政治迫害,那麽这些人应该怎麽办呢?

高光俊:这些人仍然可以申请政治庇护。余振东就是通过假结婚获得的身份,在被询问夫妻关系时露馅;另外,他还喜欢豪赌——但即使是这样,美国的移民官还对他说,如果他想留下,想申请政治避难,现在还来得及。

我最近接手一个案子,也是想要将此人劝回。北京市公安局不断地给这个人打电话,让他把自己之前在中国的情况和在美国目前的情况传真回去,但是要求在材料里不能表现出对中国政府的不满。这样的材料是不能写的,因为你写了就证明你并不会在中国受到迫害,中国会把这个材料交给美国。之前赖昌星就是犯了这个错误,他私下和中国政府谈判,谈判记录都被中国交给了加拿大——这也是他为什麽最後官司没能打赢的原因。

外逃人员自保三策

王军涛: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在美国,或者在中国犯了什麽罪,不会被引渡?

高光俊:如果是在国内犯的罪话,首先要确定是政治犯罪,而不是刑事犯罪。

王军涛:如果有刑事犯罪呢?比如说当年爱尔兰,有人搞了爆炸案,但是美国仍然给予他们政治庇护。但是一些穆斯林国家的人就没这麽幸运。还有一些车臣人针对俄罗斯的暴力行为,但是美国也给予这些人政治庇护了。

高光俊:这就像当年捷克人劫持飞机事件一样。按照现在的标准,劫持民用飞机肯定算是恐怖行为,但是当时7个人逃到德国後,美国就是认证他们是遭受政治迫害,西方应该给予他们保护。所以关键是要看你的政权是什麽样的政权,像中共这样的独裁政权,中国是没有法律的国家,哪怕你的行为里有一些刑事问题,但是仍然是有可能会被认证为政治迫害。

王军涛:如果一个可能被遣返的人,他提出一些材料和事实,中国政府也提出一些材料和事实,那麽美国是由什麽机构来甄别谁的材料是真实的呢?是美国政府还是法官?

高光俊:检察官会甄别,甄别完後交给法官,法官也会甄别。

王军涛:这些外逃人员要走什麽样的程序才能保护自己?他们是不是必须要自己提出政治庇护的要求?寻求政治庇护要走哪些程序?

高光俊:以乔建军的案子为例,他有试通过投资移民拿到的身份。他有两个控罪,一是投资移民时有欺诈——他那时与妻子已经离婚,但是隐瞒了这个情况;第二是洗钱,他在西雅图买了两栋房子。

联邦检察官对他提起公诉,如果联邦法官审理控诉属实,裁定有罪,下一步是吊销绿卡,移送到移民法官处。移民法官会做出裁定,如果确认绿卡吊销,最後一步就是驱逐出境——一般都是这麽一个程序。

所以为了保护自己,首先要保证确定自己没有刑事犯罪;第二步,如果说有刑事犯罪的话,那麽就要保护自己的绿卡不被吊销——不是所有的犯罪都会被吊销绿卡;第三步,如果说绿卡被吊销了,他仍然可以申请一个“保护令”。(未完待续。 选自明镜出版社 《中国再入险境》)
 
网友热搜: 中国研究院研讨会高光俊红色通缉令猎狐 何频乔建军王军涛绿卡保护令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