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5日 星期六

林彪槍傷後遺症的怪病幾分真幾分假?

舒云

因枪伤後遗症引起的怪病

1953年6月,林彪搬到颐和园里的翠云轩,他嫌住在城里吵闹。这时林彪的病已经很重了,颐和园的路不好,不适合汽车行走,警卫员只得用担架把他抬进翠云轩。

四野打过长江後,林彪就没有离开过担架,许多战役是在担架上指挥的。据林彪身边的工作人员讲,病情最严重的时候,林彪会全身抽搐,双目紧闭,冷汗淋漓,牙关咬得咯咯响,且长期低烧。不仅生活不能自理,连行走都困难,去医院要靠工作人员背上背下。

林彪脸色惨白,瘦得皮包骨,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有时一天也不说一句话,只是躺着,怔怔地睁着眼睛,像是在想事情。那个痛苦的样子,谁看着也难受。林彪病得最厉害的时候,他难受得拉着警卫员的手叫:“好兄弟,帮帮我吧!”林彪最喜欢的是划根火柴,闻那股“硝烟”味。否则就昏昏欲睡,甚至头痛。到後来因长期失眠发展到持续头痛,越来越厉害,一痛起来,头直晃。有时一边走路,一边用一条小毛巾捂着头使劲揉,揉一揉就好一些。

早在1947年9月,高岗就向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提出,请求派苏联神经病医生和心血管病专家来为林彪的病情进行诊断。1948年11月,苏联外交部副部长古谢夫又致函联共(布)中央书记库兹涅佐夫,要求为林彪派遣医生治病。可是,苏联专家也治不好林彪的怪病。尽管他们研究了多次,拿出了各种方案。林彪又两次到苏联治病,他感觉不但没有治好,反而越治越坏。

林彪认为西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中医则是从全身整体出发,辩证施治。红军时期一次战斗结束,林彪在土围子里发现散落的纸包,用鼻子嗅了嗅,是高丽参,就拣了几包。连长吴富善听林彪说高丽参是好东西,也拣了几包,然後买几只鸡一起炖。因为高丽参放多了,有的战士直流鼻血。林彪说不懂医怎麽能行呢?从此他开始看中医书,完全靠自学,懂得不少中医知识。有一本医书《中华药典》,书上的批注多得不计其数,林彪从东北带到关内,又带到华中,最後带到北京,书页发黄,书皮翻烂了,不知看过多少遍。秘书提出再买一部新的,林彪不同意,说“已经用习惯了”。

林彪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网友热搜:林彪 、刘亚楼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