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荣伟:中华民族怎麽成了这样滥杀无辜的民族

中国研究院第18次研讨会:高瑜被判刑,政治新冤案(3)


5月5日,中国研究院举行2015年第二次研讨会,来自美国、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多位律师、学者,讨论高瑜案件判决的法律缺失及蕴涵的多重含义。这是中国研究院第二次讨论高瑜一案,此前於2014年9月8日曾进行过专题讨论。

《明镜月刊》记者根据发言录音整理,并发给各位讨论者审订。除个别发言者外,多数发言者发回了认真修订的文稿。现全文刊载如下。


中华民族怎麽成了这样滥杀无辜的民族

荣伟(纽约艺术策展人):


我去年11月份回了一趟中国。有关人员对我也很了解,知道我跟你们这些敏感人士像军涛关系很好,请我“喝茶”——用的是这个词儿,其实就是请吃饭嘛,海阔天空地聊。东道主的身分是“地方侨办干部”,但後来说到军涛,我就知道他有点来历了、有目的了。当时正是高瑜案发酵的时候,高瑜已经被抓,谈到这里,他们口口声声就说,本届政府很自信。我就问他们,既然很“自信”,为什麽会有两个案子呢,一个是高瑜,一个是浦志强。如果没有说法,这个“自信”就不攻自破麽。这位地方官(给我的感觉,不说通天吧,上面是有“线”的)说,我们不因言治罪。这两个案子,都不是因言治罪,他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是,这两个案子都是很特别的。


荣伟

我上网去看,发现有一段录像,高瑜在纽约的时候,在胡平家开的一个座谈会上发了言。那次本来我要去的,没去成。她在那里讲到“七不讲”跟法西斯主义非常接近。我後来问李伟东,他说是他提出来的,习现在上来搞的这一套,跟当年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很相似。希特勒搞“国家社会主义”,很多东西还很正宗——社会主义的发源地就是德国嘛。中国的社会主义只是包装,搞的其实还是希特勒那套东西。我看了录像这一段,心里咯噔一下。

刚才夏明说习近平“要报复”,现在看,习近平的这个心胸确实有些……结果就是李进进说的,搞成了中国法律界的羞辱——不光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羞辱,而且是中国人的羞辱。弄得我在微信上的朋友群中交流,都耻於谈中国。

我们在这里开会有什麽用?——何频写了证词,他们不理你呀!刚才我看微信,有一条短信——不是谈高瑜,高瑜案他们根本就不让你谈——是谈的聂树斌,大家都知道这个案子吧,官方媒体也在讨论,是要重审还是不重审?这对人的智商简直是侮辱。按照刘少奇的说法,是要“写进历史”的。我们的中华民族怎麽成了这样一个民族:滥杀无辜!?

高瑜案将来也是要上史的,铁板钉钉!(未完待续。 选自明镜出版社 《中国再入险境》)
 
网友热搜: 中国研究院研讨会高瑜冤案荣伟胡平七不讲聂树斌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