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2日 星期三

習近平的中國 ──扼殺異議、以黨領政、掌控軍隊與經濟

雖然習近平在對抗腐敗與異議時相當果斷,但論及經改卻異常猶豫。在面臨經濟放緩與不合時宜的經濟模式,中國政府於2013年底針對問題癥結點推出了340項改革措施,但不幸的是,許多措施至今仍未開始,而且有些還相互矛盾






《明鏡譯報》編譯 張洛尹

令人窒息的公民社會

在遭中國警方拘留以前,廣東勞工維權人士孟晗原本以為自己處於一個快速發展、相對安全的社會;2015年初,孟晗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我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幫助勞工們組織工會,讓他們可以捍衛自己的權利。雖然政府很少協助勞工團體,但只要勞工不走向極端,它會保持中立。”

除了孟晗之外,也有一些主張勞工權利人士、維權律師和學者們相信,只要不挑戰執政的中國共產黨,他們就不必畏懼官方報復地執行份內工作。但現在,情況似乎並非想像般簡單。

從2015年12月被羈押至今,孟晗在廣州第一看守所的日子已邁入了第八個月,等待著“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名的審判,一旦被起訴,最高刑罰是入獄5年。2016年7月,亦是中國政府於全國各地大規模逮捕維權律師和活動人士滿一周年的時候,當時一共有248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警方訊問、拘留或起訴,雖然後來大多數人獲釋,但一些知名人士卻被北京當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起訴,其最高刑罰為終身監禁。

《金融時報》駐北京記者米強(Tom Mitchell)認為,整個中國社會瀰漫在恐懼的氛圍,尤其是過去一年來,習近平快速統整起黨、政府與軍隊的勢力。身為自鄧小平以來中國權力最大的黨國領導人,習近平展開繼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後的強硬鎮壓手腕,即便是小心翼翼避觸敏感政治議題的商人和學者,現在都得時時擔憂自己的安危。

知名作家與評論家慕容雪村表示,“自從習近平上台以後,中國的情況令人越來越擔憂。”以前可以公開討論的事情如文革,現在被視為敏感話題,甚至禁止討論;過去非政府組織和維權律師還保有一些空間,但現在所有人都受到了壓制,批評人士擔憂,這種壓制情況恐使一些敢言的律師和商人也無法表達不滿。

2013年3月習近平上台後不久,中共內部發布的“9號文件”已清楚揭露了黨高層對公民社會的真正想法,其內容寫道:“近年來,公民社會概念被西方反華勢力包裝為政治工具,我國境內一些人也別有用心地加以宣揚。……,將公民社會視為在中國推進基層社會管理的‘良方妙藥’,搞各種各樣的所謂公民行動。”換句話說,在中共眼裡,宣揚公民社會其實是“要把基層黨組織領導和基層政權排除在基層群眾自治之外,甚至對立起來,最終形成政治對抗力量。”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從“9號文件”內容可發現,隨著經濟日益放緩,北京當局越來越懼怕民怨與改革自由派人士,對黨的統治地位構成威脅。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