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4日 星期五

習近平打破原有的權力秩序

由於改革進度緩慢,所以在某些傳統為中央或地方政府管理的領域,習近平開始利用黨來樹立權威,過去一年來變化尤其劇烈,黨政官員以暗喻形容習近平的快速集權,“南院接管了北院”。

《明鏡譯報》編譯 張洛尹

力秩序被打亂

由於改革進度緩慢,所以在某些傳統為中央或地方政府管理的領域,習近平開始利用黨來樹立權威,過去一年來變化尤其劇烈,黨政官員以暗喻形容習近平的快速集權,“南院接管了北院”。他們所說的是位於中國政治心臟地帶,1.2平方公里的中南海大院,國務院機關靠近北門附近,而中共中央則靠近南門。

利用中共中央“領導小組”來協調政府決策與執行機構,是習近平集權的主要手段,其中,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最引人注目,在2015年夏天國務院拙劣救市後,該領導小組的影響力似乎開始增加。如今,領導小組漸漸被視為重要的權力核心,習近平至少擔任六個領導小組組長,包含新創建的網路安全、經濟改革和國家安全的領導小組。

政治風險顧問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執行董事麥艾文(Evan S. Medeiros)分析,這些領導小組類似美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或國家經濟委員會,但又不完全相同,“他們可以召集其他大多數組織,並設法讓每個人都來想辦法解決困難的政策。”

領導小組的權力提升也引起外國政府、企業和投資者的注意,例如在雙邊貿易的談判場合,出席人員除了中國國發改和銀行監管機構官員,中共代表也出席在會議桌上,令美國與歐盟代表相當驚訝。一名歐洲外交官表示,“我們知道中共向來密切關注每件事,但中共代表以前從未出現在談判桌前。”

同樣的情況,2015年美國與歐洲商業團體為了向中國表達關於中資銀行採購新規的擔憂時,沒有向銀行監管單位遊說,而是直接寫信給新創建的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一名參與遊說的人表示,由於他們擔心寄信給銀行監管單位可能會石沉大海,在經分析後認為,網絡安全領導小組才具有影響性。最後,在西方貿易團體及政府官員包含奧巴馬的激烈遊說下,北京當局延宕了新規定的實施。

然而,這些事情並沒有讓領導小組受到愛戴,《金融時報》報導,前中國政府官員表示這類領導小組讓決策過程多了一道程序,令官僚機構感到不滿,特別是那些主管經濟與金融的政府部門。另名中國決策圈的知情人士指出,這類領導小組凝聚成以習近平為主的智囊團,打亂了傳統權力秩序。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的中國問題專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亦持相同觀點,“在習近平的領導下,這些領導小組獲得更多權力,進而削弱國務院與其他部委的權力,”不過,“(黨內)有共識認為,需要以這種方式集權來推動改革。”

無論習近平野心蓬勃的計畫是否成功,其帶來的影響將遠超過中國與亞太地區。倫敦國王學院的中國研究中心主任克里‧布朗(Kerry Brown)教授認為,“習近平穩固權力影響我們各個層面,這是3、4年前未曾想過的事。歐盟一片混亂、美國現在看起來也很不穩定……,(所以)習近平的地緣政治重要性突然變大,或許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我們很快就能看到他(指習近平)是不是認真的,也就是說,他不只是談論措施,而是將實際有效地執行這些(改革)。”布朗如此說。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