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夏明:高瑜案判决充满个人报复色彩

中国研究院第18次研讨会:高瑜被判刑,政治新冤案(2)


5月5日,中国研究院举行2015年第二次研讨会,来自美国、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多位律师、学者,讨论高瑜案件判决的法律缺失及蕴涵的多重含义。这是中国研究院第二次讨论高瑜一案,此前於2014年9月8日曾进行过专题讨论。

《明镜月刊》记者根据发言录音整理,并发给各位讨论者审订。除个别发言者外,多数发言者发回了认真修订的文稿。现全文刊载如下。


高瑜案判决充满个人报复色彩

夏明(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教授):


高瑜事件与魏京生事件很有相像之处:从某种意义上说,有个人恩怨的、报复的色彩。

为什麽这麽说呢?我们知道,魏京生之所以被判重刑,是因为邓小平很恼火,要求一定要重判。我相信,高瑜作为一个71岁的老人,重判七年——“七不讲”每一个“不讲”判一年——下这样的狠手,同样,一定有习近平的意志在里面。

我们看看关於高瑜的评论,都是围绕“七不讲”的问题,“七不讲”暴露的实质问题是什麽?是习近平的要害:他是一个“老左”。我们曾经争论过,习近平到底要干什麽?习近平要做的,就是要在极权的同时,逃脱责任,推给别人。这与邓小平在1989年的角色,很有点相像:在天安门广场杀人,明明是邓小平拍板的,杀人是要杀的,但是谁做的决定?不能讲出来,不能让人知道。习近平也是这样。但是高瑜把“七不讲”透露出来,将中共政权目前发展的实质,连到习近平身上,让人明白习近平在极权的同时,想逃避权力带来的相应责任,这跟邓小平一样。

这就促使我们考虑一个实质性的问题:到底今天的中国在往什麽方向走?我认为,习近平是在追求一个不用负任何责任的权力——他不想负任何历史的责任。极权可怕也正在这里:对任何後果和责任都不认账。


夏明

从习近平行使权力看,个人姿态非常浓厚,家族色彩也非常浓厚。从很多报道可以看到,习近平整个行为和思维看,受到家族的影响很深。在他的几个决策圈里,我们看到几个对他的决策思维发生很大影响的人的影子——几个女人的影子:

第一个,是他的姐姐齐桥桥。我们看到《纽约时报》的报道:习家积累大量的财富,主要是有赖於齐桥桥的运作,是她通过浙江的、香港的、美国和全球的人脉和渠道来实现的。

第二个女人,是他的太太彭丽媛。我们很难设想,一个大男人,会在范冰冰这样的影星,在影视作品中露胸大了还是少了这类问题上去公开计较;无法想象是习近平对范冰冰的胸脯发生了兴趣。这里面我们显然看到,是彭丽媛这种比较正统的军人文艺工作者——尤其是中年女性,对其他女性的一种心理。这让我们想起,江青看见王光美出国访问戴项链,所生发的女人特定的反应——有心理反应,有生理反应。中国目前在道德上的原教旨主义倾向,在某种程度上与塔利班有点想象,对这些细枝末节,从道德上升到政治化的追究,对大V的追究,以及“反低俗”等等,都让人看到彭丽媛的明显痕迹。

第三个女人,就要说到“习大大”这个绰号的来历了。这个绰号强烈显示出来自晚辈——来自他的女儿,他的侄、孙辈。我们看到当局正在利用新媒体,打造和包装习近平在全球化、在新媒体环境中的可亲、可敬、可信赖的形象,这个过程中,非常强烈地显示出他的女儿习明泽的影子。许多媒体也分析了:“学习粉丝团”所披露的,不是业余水平的东西,他们必定是有贴近习近平私人生活的来源的,是新华社、《人民日报》记者都拿不到的近距离报道,整个运作又是非常专业的,说明有专业的媒体在辅助。

这四个女人:高瑜,齐桥桥,彭丽媛和习明泽,将习近平的政权的实质、未来都反映出来了。总结起来,我们就可以看到习近平政权的实质了:他需要权力的运作,也需要捞钱的管道,在道德上又非常具有原教旨主义色彩,对个人私生活都会上纲上线地管理和干预,又想在全球化中间把自己打造成非常亲民、平易近人的形象,就像清宫戏中的“皇阿爸”。他敢於“亮剑”,伤害的人包括高瑜这样71岁的老人,而不需要任何关於高瑜究竟如何损害了中华民族利益的理由。

在他正在完成极权的关键时候,高瑜却敢於站出来,直接针对习近平说出来:这个“皇帝没有穿衣服”!所以我由此判断,对高瑜的判决,带有强烈的个人报复的色彩。(未完待续。 选自明镜出版社 《中国再入险境》)
 
 网友热搜: 中国研究院研讨会高瑜冤案夏明齐桥桥彭丽媛习大大习明泽学习粉丝团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