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于浩成:中國總是藉口內政拒絕討論本國人權

保障人權已經被公認為國際法的一項普遍原則。
于浩成

今年12月10日將是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的四十週年,我國代表近幾年來在聯合國或其他國際會議上討論人權問題時總是躲躲閃閃,力圖迴避,似乎是理不直氣不壯,一直陷入被動的局面。蘇聯代表也是如此。美國總統裡根去莫斯科同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會談時首先提出把人權問題列入議程,而蘇方則表示拒絕,顯得十分被動。



在一些國際會議上,保障人權已經被公認為國際法的一項普遍原則,而我們總是藉口不容許別國干涉內政拒絕討論本國的人權情況,但這種藉口是站不住腳的。因為人家可以反問一句:既然人權是各國的內政,你們為什麼還不斷發表聲明譴責南非的種族歧視呢?南非不是也沒有說這是本國內政,拒絕別國加以干涉嗎?

其實,我們完全可以理直氣壯地講,首先,我們可以指出,國外有些人是沒有資格侈談保障人權問題的。外國侵略勢力曾經幫助我國軍閥、官僚、買辦,地主階級屠殺了成千上萬的中國勞動人民。在舊上海一些公園門口曾經掛上“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中國人的人格遭到這樣的侮辱,還有什麼人權可言呢!國外敵對勢力又有什麼資格再來討論我國的人權問題呢?

其次,應該指出,我們在“文化大革命”中發生的人權受到蹂躪以及當前存在的某些侵略人權的現象並非社會主義制度本身產生的,這些現象恰恰是背離社會主義原則的結果,而且這些現像一經發現,我們黨和政府總是採取措施設法加以糾正的。

什麼是人權?人權就是人的權利,它排除了民族、種族、宗教、國際、性別、年齡等等差別,特別是階級差別、包括了一切人,具有普遍性,因此,馬克思和恩格斯把人權稱之為“權利的最一般的形式”正像有些人不承認有普遍的人性一樣,他們也不承認有什麼包括一切人都在內,具有普遍性的人權,這些人經常引用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這樣一段話做立論的根據:“也沒有人性這種東西?當然有的,但是只有具體的人性,沒有抽像的人性,在階級社會裡就是只有帶著階級性的人性,而沒有什麼超階級的人性。”其實毛澤東自己早在1937年10月10日給雷經天的信中就說過黃克功槍殺劉茜是“失掉黨的立場的,失掉革命立場的,失掉人的立場的行為”。

“人權”的口號是資產階級在同封建主義制度的鬥爭中提出來的。資產階級為了能夠爭取發展資本,剝削勞動力的自由,打破封建主義的特權和神權的束縛,提出了自由、平等的人權要求。十七、十八世紀的一些資產階級啟蒙思想家提出的所謂“天賦人權”的思想就反映了這種要求,如英國的洛克(1632—1704年)說:“人類天生都是自由、平等和獨立的”,任何人都“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或財產”。法國的盧俊(1712—1778年)強調“每個人都生而自由、平等”,“放棄自己的自由,就是放棄做人的資格,就是放棄人類的權利”,“天賦人權論”是新興資產階級聯合無產階級和其他勞動人民進行反封建專制的民主革命的思想武器,人權就是他們的主要口號,也是資產階級的政治綱領一個基本內容。

1775年,爆發了北美殖民地爭取獨立的戰爭,1776年7月4日,由十三個殖民地代表組成的大陸會議通過了一個由傑斐遜起草的《獨立宣言》,宣布北美十三個殖民地脫離英國而獨立,成立美利堅合眾國,這個宣言宣布:“一切人生而平等,上帝賦予他們某些不可轉讓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這個宣言第一次以政治綱領的形式確立了人權原則,馬克思稱之為“第一個人權宣言”。1789年法國大革命成立的制憲會議通過了《人權和公民權宣言》,這個宣言第一次明確提出“人權”的口號,1791年法國制憲會議制定了憲法,這個宣言成了這部憲法的序言《人權宣言》第一次把資產階級啟蒙思想家提出了自由、平等的人權原則,用法律形式固定下來了。

人權的口號在當時主要反映了新興資產階級的經濟利益和政治要求,因為當資本主義發展到一定程度時便同封建制度發生尖銳的矛盾,封建社會和各種特權成了資本主義進一步發展的嚴重障礙,這樣一來,消除封建的不平等,確立權利平等和行動自由的要求,就提到議事日程上來,正像恩格斯所說的那樣,“當經濟關係要求自由和平等權利時,政治制度卻每一步都以行會的束縛和特殊的特權同它相對立......一旦社會的經濟進步,把擺脫封建桎梏和通過消除封建不平等來確立權利平等的要求提到日程上來,這種要求就必定迅速地獲得更大的規模,雖然這一要求是為了工業和商業的利益提出的,可是也必須為廣大農民要求同樣的平等的權利,農民受著各種程度的奴役,直到完全成為奴隸,他們必須把自己極大部分的勞動時間無償地獻給仁慈的封建領主,此外,還得向領主和國家繳付無數的代役租,另一方面,也不能不要求廢除封建特惠,貴族免稅以及個別等級的特權,由於人們不再生活在象羅馬帝國那樣的世界帝國中,而是生活在那些相互平等地交往並且處在差不多相同的資產階級發展階段的獨立國家所組成的體系中,所以這種要求就很自然地獲得了普遍的,超出個別國家範圍的性質,而自由和平等也很自然地被宣布為人權”。因此,洛克等啟蒙思想家所嚮往的自由、平等樂園,只不過是資產階級的理想王國。但是,自由、平等、人權的口號提出了反封建貴族和地主的特權,要求擺脫對封建主義的人身依附關係,主張個性解放,無疑是具有很大的革命的和進步的意義,正像列寧所指出的,“全世界的資本擔負過創造自由的任務,它推翻了封建的奴隸制,創造了資產階級的自由,我們清楚地知道,這是一個有世界歷史意義的進步”。

(《人們應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連載4,《風雨憲政夢》,明鏡出版社,2016年)
(《人們應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連載4,《風雨憲政夢》,明鏡出版社,2016年)
網友熱搜:人權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