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9日 星期三

林彪曬太陽和“轉車”保留節目的由來

舒云


林彪怕水怕得厉害

林彪怕水,怕得厉害,真称得上弱不禁“水”。他认为:“那个水,金木水火土中的水,属於寒性。寒气能顺着毛孔进入内脏,跟火相矛盾,於是生感冒。”

林彪在杭州九莲村洗过一次澡。林彪怕水,常年连脸也不洗,但初成瑞说洗澡,他就答应了,只是反复交代:“可别感冒了,可别感冒了。”初成瑞也怕他感冒,盆塘水温调成45度,几个警卫员把林彪抬进去,泡一泡,初成瑞用湿毛巾给他擦一擦,慢慢搓去身上的泥。

林彪刷牙不用牙膏,洗脸用香皂。两条毛巾,小毛巾放水里,捞出擦一遍脸,在湿毛巾上打上香皂,往脸上、脖子上擦,擦完後紧接着用乾毛巾擦乾净。内勤站在他跟前,怕他低头昏倒,给他递毛巾什麽的。以後林彪洗脸也不用香皂了,衬衣一星期换一次。

从1953年以後,林彪就不再洗澡,从1956年以後,不再洗脸。手也不洗,林彪创造了“摩擦法”,两只手在沙发上来回摩擦,说是可以除掉手上的细菌。林彪说:“洗手、洗脸无关紧要。不要因为这些小事惹一场大病。”“我的皮肤不能沾一滴水,一滴水掉到皮肤上就会受凉。”林彪外出,他的汽车要远离水边行驶。林彪刮胡子也不用水,“乾刮”。林彪室内不挂山水画,他说:“我对水太敏感,看到山水画就紧张。”

林彪吃饭、拉屎都在床上,怕的东西越来越多,不仅怕风,还怕水、怕光,病到极点了。解放战争时期林彪住在哈尔滨、渖阳、北平时,就是大白天,他也喜欢拉上窗帘,打开电灯。他觉得这样显得安静一些,便於集中精力思考问题。但那时多住在农村,不要说窗帘,晚上连电灯也没有,他不拉窗帘也指挥了两大战役。後来就成了病态,为了躲光线,两间大房子全部拉上三层丝绒布的厚窗帘,白天进去也像钻进了山洞,眼睛好一阵都适应不了。必须打手电,而林彪嫌手电筒的光太强,所以手电筒还要穿上“衣服”。


林彪视察军队。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网友热搜:黄克诚 、林彪 、叶群 、周恩来 、彭德怀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