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13日 星期日

冯胜平:爲何这麽多政治局委员亲属都投资万达?

中国研究院第17次研讨会:中共若成功 宪政黄粱梦(5)


冯胜平(美国华人学者):

破局对中国未必是好事

1,假如我是对的呢?

军涛讲革命,真的很难听下去。短短几分钟,他讲了好几次“破局”。的确,中国的极左和极右都希望破局,不是因为“破局”中国才有希望,而是因为“不破局”你们就没有希望。民间这麽多“主席”“总统”,不破局怎麽出头?

对中国而言,破局未必是好事。胡温十年一混——“胡”“温”两字拼读是“混”,人们可以说他们尸位素餐,但毕竟中国“混”成了世界第二;再“混”十年,有望成为世界第一。在我看来,理想的状况不是天下大乱,给在座各位创造政治机会,而是上层不杀人,下层不革命;左派推民主,右派争自由;政府完成从人治到法治的转变,人民完成从刁民到公民的转变。

军涛刚才讲到“圆桌会议”,那个圆桌要是不让你沾边呢?你一看没你的份,是不是就掀桌子?(王军涛:你见过我掀桌子吗?)

“文革”结束,人们厌恶革命,纷纷写文章告别。但好景不长,刚告别共产革命,精英们又迷上了“天鹅绒”、“茉莉花”革命。据说这类革命很温和,可以改朝换代,却不打碎一扇玻璃。革命之後,会有波兰式的圆桌会议,然後就是民主共和。

的确,苏联16个加盟共和国解体,东欧八个共产党政权下台,除南斯拉夫外,都没发生战乱。问题在於,苏东共产党政权,几乎都建於一夜之间,一夜间消失,合情合理。相比之下,中共政权是几百万颗人头换来的,历经28年腥风血雨;来之不易,去之必难。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在座的恐怕谁也关不上。


冯胜平

退一步说,就算天鹅绒革命成功,中共和平下台,圆桌会议召开,精英仍面临艰难选择。毕竟,圆桌容量有限,只能坐十几个人,而精英中想当皇帝的,何止万千。谁能保证,那些革命後没挤上圆桌的,不发动二次革命?那些有幸上圆桌的,亦不妨读点历史,看看辛亥当年各省的督军,1949年还有几人在天安门城楼上?精英说:“你长期不回国,根本不了解国内情况。天鹅绒革命与以往不同,不会再被野心家利用,国际社会也不会允许中国长期动乱。”面对你们的自信,我承认自己无知──中国从来就是一个谜,那里发生的事经常颠覆人类常识。然而,假如我是对的呢?(What if I am right?)

可怕的是人心的崩溃

2,灵魂的自由堕落

谈到反腐,我想在座的都看过《北平无战事》。编剧刘和平写了三部有名的电视剧:《雍正王朝》,《大明王朝》,《北平无战事》。最後这部最接近现实,原来的剧名是《最後的王朝》,可能是怕引起人们联想,以爲影射当局,就改成现在的名字。其实编剧想讲的是蒋家王朝。

习近平今天面临的,颇像蒋经国当年上海打虎时的处境。昔日蒋经国用“铁血救国团”反腐,与中共争人心,遭孔宋家族抵制,功败垂成;今天习近平以“中纪委”为依托,向权贵集团宣战,前途未卜;蒋经国反腐涉及内戚,蒋介石纠结;习近平亮剑挑战权贵,江泽民、曾庆红难堪。

曾几何时,共产主义在中国不是暴政,亦非欺骗;它是理想,是人心。深知此理,曾经的共产党人蒋经国在赣南搞土改,与共产党争人心,遭陈果夫、陈立夫抵制,功亏一篑。(二陈以为小蒋搞三青团、青年军,是与他们争权)1948年,国民党大厦将倾,蒋经国再一次努力,向孔宋家族开刀,又失败。在中国,天下即人心。关键时刻,蒋介石停止反腐,在人心争夺战中输给共产党,遂有三大战役,江山易手。

精英不愿承认的是,他们也是腐败的受益者。蒋经国打虎,民国精英一致支持,因为他们不在其中;习近平反腐,党国精英群起反对,因为自己也不乾净。不知从哪一天起,中国的贪官和精英有了共识。

从表面上看,精英和习近平之间的矛盾,是主义之争:你禁言、封网、抓人,我们当然反对你。深究则不尽然。中国今天相当数量的精英,与他们的民国同道不同,早已告别良知,投身腐败大潮。如果我的理解不错,孙立平所说的“溃败”,实际上指的就是教师、医生、律师和记者的腐败。

政权崩溃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的崩溃。如果只是官吏腐败,事情还有救;但当社会的良心也开始利用职权寻租的时候,国家真的就危险了!中国精英的腐败,与贪官不同,是灵魂的自由堕落。

高级腐败看得见却抓不住

3,“不腐败”才是真正的腐败

2015年4月28日,《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曝光习(近平)、温(家宝)、王(兆国)、贾(庆林)四大家族投资万达,获取巨额利润的故事。文章在国内网上疯传,随即被封。
从表面上看,与徐才厚、周永康非法收取贿赂不同,万达股东变成亿万富翁,凭的是眼光。如果说行贿受贿是违法乱纪,投资赚钱则是名正言顺。既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凭什麽政治局委员的亲属就不能投资?人家一不欺行,二不霸市,三不行贿,四不逃税,每一分钱都赚得规规矩矩,乾乾净净。

然而,在官本位的中国,这才是真正的腐败!换句话说,真正的腐败是“不腐败”:只要有背景,你想贷款银行就会给你贷款,你想投标就会中标,你想收购就会有人低价出售,你想兑现就会有人高价收购。权力与市场结合,投资回报高达千倍;钱是站着赚的,没有违规,没有犯法,甚至没人打过招呼。如此心想事成,何需腐败?又何必腐败?问题在於,一旦靠山不再,以上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在中国,权力点石成金,这个道理好懂。难懂的是,这麽多政治局委员亲属一起投资万达,难道是事先约好的?怎麽就不避嫌?真视天下无人?更令人不能接受的是,这麽多明星捧场,号称万达的股票居然只涨了区区一千倍!

徐才厚、周永康的腐败是低级腐败──他们买官卖官,每收一笔贿赂就像吞下一颗定时炸弹;新四大家族的腐败是高级腐败──他们合法创业,投资公司,各自赚取数十亿的利润。习王反腐要取得成功,必须对这一类财富作出交代。

我若是习近平,我会明确表态:这些钱赚於社会转型时期,属合法不合理收入,是间接对人民的掠夺。作为补救,承诺并宣布:

1,原投资者免责并取回本金;
2,用增值部分建立特殊社保基金;
3,严格制定干部亲属经商规范条例。(未完待续。 选自明镜出版社 《中国再入险境》)
 
网友热搜: 中国研究院研讨会宪政冯胜平破局《北平无战事》万达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