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

習近平經濟輿論兩手抓

然而,這樣的感覺很快就消逝,推高了經濟增長卻犧牲掉財政紀律。僅2016年1月,中國各銀行的新增貸款便高達2.54兆人民幣(相當於3800億美元),擴大了房地產泡沫化風險,亦引起大宗商品交易的新危機


《明鏡譯報》編譯 張洛尹

從李克強手中奪走經濟大權

2016年5月8日,《人民日報》發布的一篇頭版文章在中共高層內部掀起了波濤洶湧,其內文引述“權威人士”的警告,聲稱中國債務已到達令全球憂心的程度。

《金融時報》報導,2016年伊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與股市雙雙下跌,經歷一番動盪開局;為了快速恢復外界對於中國管理經濟的信心,北京當局亟需推高第一季度的經濟增長,所以在4月15日宣布首季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增長6.7%之後,政府稍微緩解了危機。

然而,這樣的感覺很快就消逝,推高了經濟增長卻犧牲掉財政紀律。僅2016年1月,中國各銀行的新增貸款便高達2.54兆人民幣(相當於3800億美元),擴大了房地產泡沫化風險,亦引起大宗商品交易的新危機。

根據黨及政府內部人士透露,該文章是習近平的主要經濟顧問之一劉鶴所撰寫,《金融時報》指出,這類領導小組已存在數十年,直到習近平2013年3月擔任國家主席後才被賦予新的地位,習近平利用這類領導小組成為繼鄧小平以來最具權力的領導者。

中共官員解讀,該文章等於直接給國務院開了一槍,其言下之意是批評總理李克強管理經濟的作法。一位熟悉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的匿名人士表示,“領導小組對2016年第一季度的經增速度感到不滿,因為他們認為使用房地產和政府主導的槓桿來推高增長,是不負責任的作法。習近平之所以積極參與(經濟政策),是因為李克強無法有效改善問題。”

對此,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則回應,習李不和的傳聞都是“毫無根據的”,李克強的擁護者也表示,這些爭論並不代表國家主席與總理之間有著更大的派系分裂。

中國一直是“以黨領政”的黨治國家,習近平真正的權力來自於中共中央總書記與中央軍委主席(控制人民解放軍)之職,然而,黨的地位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高過。習近平上任後不到四年的時間,黨掌控了許多領域的核心位置,包含先前授權給國務院及其部委的經濟政策。

如此一來,習近平改變了中國的權力性質,改變了外國政府、跨國企業和國際金融投資者與中國的互動方式。透過中共媒體頭版明確傳達自己的意圖,習近平已在這場高風險遊戲中進一步提高了賭注,其先前大舉推動反腐行動,目標鎖定黨政高層、軍隊將領,顯然震驚了整個體制,現在,他正利用黨的其他單位來警告主管經濟的國務院。

《金融時報》指出,習近平之所以冒著高風險、鞏固權力,似乎是因為他的兩個信念:一、中國經濟處於“非成即敗”的危急時刻;二、只有改革政黨才能帶領國家突破重重險境。

不僅對內打擊貪腐,習近平對外也頻頻投射出中國力量,如堅決主張南海與東海的主張,從而建立了自己強大的聲譽,但他還得解決中國根深蒂固的經濟難題,才能被歷史認可,成為繼毛澤東、鄧小平之後率領偉大“變革”的領導者。這也即是為什麼《人民日報》刊發了“權威人士”文章,且以急迫的語氣斥責中國經濟,特別是當經濟放緩至25年來最低水平。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