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1月2日 星期三

中國的瘸腿改革造就美國的川普

黄博

两个话题

我曾经对美国的国内政治很感兴趣,无论是地方选举、还是大法官任命和总统大选,也相当喜欢了解相关知识,但慢慢也就腻烦了。

也真的纳闷过,这堕胎和枪支为什麽会是逢选就吵的美国话题。这两个,再加上就业(经济)、减税、医疗健保,和“9•11”之後的移民和反恐(外交)话题,可以说就是这麽几个话题翻来覆去的辩论。

美国的政客们参选,发表对上述话题的观点,无非是为了争取普通选民手里的选票。这几个话题固然很重要,但除了表明各自观点外,我也觉得真的没什麽好辩论的了,美国人就真的就没有别的话题可期待麽?我曾认真的想过其中深层的原因——

首先,美国宪法对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对政府的构架和权力限制,已经规范的相当清晰,也在上百年的实践中证实“有效”,除了拥枪权等极个别受争议的条款,总体而言权威性少有人挑战,民众更早已是心服口服,更无话题性,再在宪法或者国家政治制度等大原则上“标新立异”,选民们觉得莫名其妙,参选人也无疑是政治自杀。

其次,地方(州、郡和镇)选举,以及由此带来的地税、区划(zoning)、环保、就业、学校、治安消防卫生等公共服务政策的变动,更能直接影响选民生活,联邦级的选举或大选不管这些,所以也只能辩论相对更宏观的议题。

也因此,美国大选上,可供辩论的话题有限。

Image result for 大事件,杂志, 58期
纵容中共畸形改革的结果

再具体说,拥枪还是禁枪,堕胎乃至对待安乐死,甚至包括反恐在内,多的是一种对生命的理解,是事关对生、对死的认知和体验;而就业、医疗保健,社安,加税减税,则多是一种对生活的理解,事关对个人生活品质的认知和体验。

对生命和生活的这些认知和体验,再进一步提炼、抽象或许就是最经典、最终极、也最有吸引力的哲学问题:我是谁?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网友热搜:川普 、希拉里 、克林顿 、美国大选 、福山 、莱温斯基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