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26日 星期一

香港回歸不到20年變成這樣與北京霸道有關係















梁頌恒及游蕙禎宣誓就任香港立法會時發生政治風波,被取消議員資格。

金建一 何頻

香港人有一種剛性意志

何頻:是啊。那麼,香港為什麼會有這種解讀呢?我在早幾年寫過一篇文章,香港本來是中國民主轉型最好的一個試驗基地,因為香港有完善的法治系統,老百姓的素質也很高,同時又在境外——雖然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是有“一國兩制”鐵絲網的邊界線,在這個地方試驗民主,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我一直擔心一個問題:擔心中國民主化的試驗,在香港擱淺……



金建一:夭折。

何頻:對,夭折。原因就在於香港人有一種意志,是比較剛性的。去看看香港1989年以來,全世界哪一個國家和城市的市民,能像香港這樣長時間堅持、堅守對“六四”的悼念,拒絕遺忘。香港人雖然是南方人,卻有很剛強的一面。香港人的語言,雖然我能聽懂一點,我直到它與北京語言相比,沒有那麼豐富。北京語言非常豐富,有很多層意思,有時讓人搞不懂;而香港語言比較簡單、比較直接,而這種簡單、直接的語言也影響到他們的思維。我注意到他們在判斷某些事情的時候,就比較單一。像前些年什麼時候,我曾對香港幾位記者朋友討論,香港一些媒體,1989年在報導學生運動的時候,是有一些失誤的,對學生中存在的一些問題過於寬容包庇,太有感情了,沒想到那位記者當場就跟我翻臉了,好像我就變成李鵬一夥的了!我們私下交談,應該沒有那麼多“政治正確”、不容討論的禁區吧!

金建一:他們往往過於一廂情願,自己有了某種想象,就不容違背,別人違背了,他就跟人吵起來了。

何頻:是呀!他們在觀察和理解中共政治的時候,是不是就比較剛性,比較單純?比較簡單化地去理解,這對於香港今後的走向,也是不利的。

金建一:沒錯。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網友熱搜:香港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