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中梵建交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明鏡郵報》駐台北記者 郭欣華   中梵建交並非有利無害   檢視過去的中梵互動,一向是梵蒂岡主動示好,但黎建球認為,這次教廷顯然讓步太多



──無論是對中國人權問題的姑息或是主教任命權的談判皆然。

教廷之所以要與中國建交,無非是著眼於當地的千萬教友以及待開發的潛在宗教人口。但黎建球認為,教宗若真的想要推廣天主教在中國的發展,奠基於“屈辱”之下的建交並非必要;反之,若能讓天主教成為“公平正義”的代名詞,必能吸引更多民眾信仰這個宗教。

他舉韓國第一位樞機主教金壽煥(Stephen Kim Sou-hwan)為例,這位樞機主教積極參與韓國的民主化進程,《朝鮮日報》在金壽煥2009年去世時,發表社論寫道:“在韓國現代歷史的每個關口,金壽煥都手持人權和民主的火把,照亮整個國家……”許多民眾因此對天主教的入世深深感動。在他的領導下,近20年來韓國天主教人口快速成長,從1985年的186萬增加到2014年的550萬,佔該國人口總數12%。

菲律賓的馬尼拉總教區總主教、樞機主教辛海棉(Jaime Lachica Sin)則是另一例。他領導當地民眾參加兩次名為“人民力量革命”的社會運動,先後推翻兩任總統:費迪南德‧馬科斯(Ferdinand Marcos)及約瑟夫‧埃斯特拉達(Joseph Ejercito Estrada),深受菲律賓人民愛戴。

因此,黎建球認為,教宗方濟各身處高位,更該站出來號召中國教友起身反抗這個剝奪人民宗教自由的政權。就像若望‧保祿二世一樣,在1978年即位後的次年回到故鄉波蘭時,一下飛機就低身親吻腳下的土地,震撼整個波蘭社會,他的強力反共促成了波蘭與東歐日後的民主化,引發90年代後的“蘇東坡”風潮(蘇聯、東歐、波蘭脫離共產主義),而這也是現今中共之所以如此防範天主教的原因。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