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一輪又一輪“大清洗”是極權統治規律必然

毛澤東整垮劉少奇以保持自身權力。

張千帆

1936-38年,斯大林在利用官僚階層實行對社會的完全控制之後實施“大清洗”,掃除了整個官僚階級和軍事貴族。幾乎所有的政府機構、政黨、軍隊、工廠、經濟與文化團體都換為新人掌控,將近半數黨員或非黨管理人員被消滅,總數達800多萬人。黨內官僚階級被消滅
後,終於和工人階級同樣等級,屬於各種強迫勞動力的一部分。事實上,極權領袖會永遠保持在黨內領導崗位的永遠年輕化,目的是消滅德高望重的潛在挑戰者。每個人要獲得晉升,都必須不擇手段清除前任,有意識地成為政府罪行的幫兇,進而使勁為政府辯護。“大清洗”最終以清洗執行清洗的警察頭目貝利亞而告結束,宣告斯大林個人極權達到巔峰。

因此,極權國家發生一輪又一輪的“大清洗”看似令人匪夷所思,實際上是極權統治規律的必然。極權主義意識型態雖然往往也表面反專制、宣傳“大民主”,但嚴格的一黨專政、特務治國、常態化的群眾運動和大規模“造神”的結果必然是極端的個人獨裁。在一個堅持只有一種“真理”、一個代表真理的政黨化身、一個領導一切的“最高領袖”、不允許任何不同意見的政治文化中,是不可能按照“黨內民主”程序來實行“集體領導”的。

一黨制已經將群眾變成一群看戲喝彩的木偶,注定了黨內鬥爭是高度非均衡的權力遊戲。即便在一般專制政體,這種精英內部鬥爭也極易出現政變、迫害、暗殺等無底線暴力競爭。在極權國家,即便“最高領袖”已經失去了黨內高層的多數支持,仍然可以發動群眾運動清除異己、反敗為勝。“文革”就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在“大躍進”造成大饑荒的人道主義災難之後,毛澤東的威信在黨內降到最低點,為此不得不讓出國家主席的實權,但是他仍然能發動群眾“砸爛”國家機關,置劉少奇等政治對手於死地。極權政黨依靠高度的領袖崇拜文化獲得戰鬥力並奪取政權,上台後必然會按照同樣的極權主義模式來統治國家。排除社會制約的極權制度和文化同樣也排除了黨內的權力制衡,為極權領袖的個人獨裁創造了天然條件。

總之,極權體制必須在“一個領袖”的絕對統治之下,因為即便是嚴格的一黨專制,如果在黨內實行某種程度的“集體領導”,不同領導人之間也必然會在某些政策與“路線”問題上產生分歧,進而使黨國對社會的全方位管制變得不可能。不同社會勢力必然會在不同領導人之間拉幫結派,形成政治同盟來保護自己的利益。如此,則社會已經脫離“權力零阻抗”狀態。當然,排除黨外競爭為黨內的個人獨裁提供了極大便利。無論在中國還是前蘇聯,我們都看到最高領袖需要利用“路線鬥爭”、反官僚特權、反腐敗等藉口不斷整肅黨內異己,維持自己不可挑戰的最高地位。一旦“一個領袖”的絕對地位變得難以維持,極權政體即行將崩潰。

極權主義的退潮與回潮

既然極權主義是違背人性的歇斯底里,其巔峰狀態必然只能是曇花一現。癲瘋過後,極權體制即從威權的3.0版向1.0版蛻變。在這個過程中,某些極權國家可能因為輸出戰爭而被外力擊潰,譬如德國、意大利、日本等法西斯國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並在自由民主的戰勝國主導下進行政治改革。另一些國家的轉型則要在外力推動下,等待國內人民的覺醒。和前者相比,這些國家的轉型更為緩慢,也更為痛苦,且變數更多。即便前蘇聯與東歐轉型二十多年之後,這個陣營的憲政民主建構依然參差不齊。雖然轉型成就可圈可點,並不能完全排除俄羅斯等國走回頭路的可能性。

1.極權主義的蛻變

如上所述,極權主義的勝利本質上是暴力奪權而非意識型態的勝利。和自由民主不同,極權統治的關鍵要素不是通過和平的說服讓民眾接受自己的治國理念,而在於用暴力征服對手並將統治強加於沒有選擇的國民頭上。然而,意識型態對於極權政黨奪取政權和維持統治都是極為重要的。事實上,這也是區別極權與一般專制的標準。一般的專制限於政治層面,專制者剝奪了人民的選舉和各項言論自由等政治權利,但是一般並不具備完整的意識型態理論為自己的威權統治提供正當性。極權統治則是建立在一套高大上的“宇宙真理”學說基礎上,極權主義意識型態所承諾的偉大目標是凝聚國家的力量,也是極權統治合法性的來源。

然而,極權統治的崩潰瓦解也正起源於意識型態神話的破產。這些宏大高遠、遙不可及的目標因為不可能實現,只能成為欺世盜名的笑話、道德良知的毒藥,因為極權主義意識型態必然設定一個“偉大、光榮、正確”的極權政黨,而這個政黨的官員卻因為權力不受監督和制衡而比任何人都腐敗。每一個貪官在下台前都在正襟危坐地重複這些笑話,每一次下台都是對社會良知的又一次毒害。最後,每一個人都心照不宣說一套、做一套;揭發別人時理直氣壯、振振有詞,自己卻從來不面對良心的拷問。更嚴重的是,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是一個不足掛齒的偽君子、純粹自私的真小人,但個個嘴上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至此,作為信仰的極權主義意識型態已徹底破產。事實上,由於極權統治建立了一個極為扎眼的既得利益集團,而且這個集權自掌權開始就飛揚跋扈、享盡特權,現實和理念之間很快會出現明顯斷裂,意識型態危機也就接踵而至。早在1957年,中共建制短短八年時間,毛澤東為了打擊黨內政敵鼓勵知識分子批判“官僚腐敗”,結果迅速引爆了潮水般的“惡毒攻擊”,“大鳴大放”也就草草收場,蛻變為“引蛇出洞”和隨之而來的“反右”運動。

《極權主義的建構與解構》連載8,《中國密報》第52期,原載《中國戰略分析》創刊號)

網友熱搜:極權主義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