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3日 星期六

中共間接承認了建立合法性新基礎的必要

中共十六大正式確認中共為“執政黨”。

安瑪麗‧布雷迪

宣傳愛國主義熱情

一系列針對敏感話題的宣傳運動,進一步激發了愛國主義熱情。這包括香港、澳門回歸中國大陸前的宣傳;攻擊參與台灣獨立運動的台灣領導人,比如李登輝和陳水扁;1996年台灣選舉前對台軍事演習;1999年科索沃戰爭期間北約轟炸中國駐貝爾格萊德大使館後,在中國鼓勵反美示威;2000年悉尼和2004年雅典奧運會期間的極端愛國主義;延長報導2001年美國間諜飛機在海南島上空的撞機事件;及2005年,鼓動反日遊行。中央政府掌控這種情緒,不讓它發展成公開的排外;然而,在中國社會允許一定程度的反外情緒,被看作是醫治“負面情緒”的良藥——對西方社會的仰慕——這是對中共權力更大的潛在威脅。



除鼓動對外國的敵對情緒,黨的宣傳工作者還注重建立中共式的“中國感”。共產主義當局一直在構建祖國的概念,它可以使統治合法化。反對這種統治就是“不愛國”,甚至“不孝不忠”。1995年,在黨重新“建設國家”的項目中,江澤民提出回歸“傳統”社會主義和“中國”價值觀;同年,他還公開鼓勵幹部“講政治”,間接指出過度西方化的所謂腐化作用,胡錦濤領導下的團隊繼續強調江澤民理論的重要性。

1989年後宣傳工作進一步的主題,是有選擇地報導其它後共產主義、後集權社會的問題,特別是前蘇聯各國、前南斯拉夫,和2003年後的伊拉克。從媒體上講,這些努力至少讓民眾別無選擇地接受中共繼續統治。中國媒體故意將後共產主義和後集權社會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動亂,與中國“經濟繁榮”和“民族和諧”的正面新聞無休止地加以對比。如我們看到的,1989年事件以來,“強調正面”一直是與中國有關新聞報導的指導方針。

除通過加強愛國主義來團結全國人民,從90年代到21世紀初,中共宣傳活動的其它主題,是特別注重改善黨和軍隊的形象,二者在1989年後均受到嚴重破壞。例如,這種形象重建工程之一,是把自然災害作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宣傳工作的重點,中共宣傳專家把這看作提高政府支持率特別有用的手段。1991年,安徽和江蘇洪澇災害期間, 就成功推出以“風雨同舟,情暖人間”為主題的宣傳活動。1998年洪澇時節,中央當局組織全國抗洪運動,宣揚了人民解放軍抗洪的行動,還舉辦了一次極不受歡迎的全國“自願”抗洪募捐活動,動員全國人民參與抗洪“鬥爭”,據說因為管理不善和腐敗,大量捐款被揮霍浪費。在風格和語氣上,這項活動讓人不禁想起早期的政治運動,但是這次的敵人是自然而不是人為的。這項宣傳活動不僅要改善解放軍的形象,而且還要黨在森林砍伐(據稱是1999年洪災的原因)等環境問題上,從90年代湧現的環保民間組織手中奪取道德高地。面對環保組織在中國不斷壯大的威脅,政府的主要擔憂不在於它們的活動,而是其組織能力和提出一個比中共意識形態更具吸引力的選擇(類似西方綠黨)。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