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3日 星期六

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偽裝的政治改革

內幕》(第59期)封面

白緯君 專稿

偽裝的政治改革忽悠開始了

十八屆三中全會,他們說吹響了“改革集合號”,要“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很多人信了,以為他們這回非常接近市場經濟普世價值了。但事實上,他們獨好黨治黨營、指令型經濟、農業合作社,腳步還停在前三十年的毛澤東時代。現在幾乎沒有什麼人否認,2013年那場盛會定下的宏大改革計劃基本夭折了。



十八屆四中全會,他們說改革與法治要相向而行,“開啟了全面依法治國新時代”,很多人又信了,以為一向信奉叢林法則治國的中共要從良了,但現在的中國“每個人都在遵守習近平制訂的法律”。他們不僅將強力部門的權力延伸到香港抓人,還將“犯罪嫌疑人”上電視認罪發展成為“法治中國”作業模式,一場1978年以來沒有先例地鎮壓律師運動,已經讓北京的“社會主義法治國家”露出秦始皇──法家刀治原形。

現在,他們又說“重大政治改革”上路了。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的《關於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方案》說,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是事關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是國家監察制度的頂層設計,於是,定然可以預見的一輪偽裝的政治改革忽悠開始了。

今天的中國,但凡被他們披掛了“政治改革”字眼的舉措,無不具有一個顯著特徵:集權。今天的中國,中南海的諸君,拍馬屁的媒體,甚至北京政權的批評者,已經全數陷入瘋狂的集權崇拜之中。

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的《關於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方案》說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是制度創新,這個制度的“新”就與集權兩字相關。雖然《方案》的隻言片語中只是說由省(市)人民代表大會產生省(市)監察委員會,作為行使國家監察職能的專責機關。但由於《方案》規定黨的紀律檢查委員會、監察委員會合署辦公,這不僅使紀委得以黨國一體化,紀委今後可以將包括“雙規”在內的共產黨幫規國家法律化,而且,由於紀檢體制快速從雙重體制轉向垂直化,作為“重大政治改革”出台的監察委員會必定高度集權化。

紀委體制從雙重體制向垂直體制這種集權化方向變化,開始於十八屆三中全會。全會決定,在紀律檢查體制方面。黨委要負主體責任,紀委負監督責任,於是,紀委體制出現了“兩個為主”:查辦腐敗案件以上級紀委領導為主,各級紀委書記、副書記的提名和考察以上級紀委會同組織部門為主。中紀委和省級紀委成立組織部,就是要解決紀委書記、副書記的提名權問題。十八大以來,中紀委以反腐為槓桿,不斷“空降”幹部至地方,玩的就是這種垂直領導制度創新。

政治文明離中國越來越遠

今天中國的政治生態無疑就是強人政治。在這一點上,中國政治的原點回到了毛澤東和鄧小平時代。但與強人鄧小平不同的是,鄧小平談黨和國家領導體制改革時,他是有著名的三原則的:第一,權力不宜過分集中,第二,兼職、副職不宜過多,第三,著手解決黨政不分、以黨代政的問題。正是在鄧小平的上述三點政治改革思路下,中國政治開始向黨內分權的寡頭政治──集體領導發展。美國專家謝淑麗認為,鄧小平希望藉此避免個人獨裁重現。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