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25日 星期日

雷洋案不起訴是老大現在明顯力不從心湊合將就

雷洋父親坐在台階上,2016年5月11日。

(按:這是《明鏡郵報》收到的網友來稿,作者不詳。在此發表,供讀者參考。)

關於雷洋案,眾說不一。舉案說法,本人猜想如下: 

雷案應該沒有結束。從高層看,一邊是民,一邊是警,若嚴格依法判決,民悅而警心寒,未來無隊伍可用;若輕判,民怨難平,不一定買賬,警亦不滿意,兩頭都得罪。故衹能將事情複雜化,再求輕判。具體辦法是,一,走極端,由基層檢察院宣佈不判,不訴。


二,民聞此決定絕對不服,定會自訴,乃由市級法院受理,無論市級法院如何處理,均需走程序,拖上半年甚至一年,疲勞大眾關注度之後,可改不訴為最輕判(判一年緩二年之類)。

三,若民憤不依不饒,雷家上訴,再由市高院接手,走程序,拖時間,發迴重審,再走程序,又是一兩年,此時民眾關注力已不似現今集中,另外,老大也有足夠的時間完成公安高,中層換人,警界內部換血客觀上也需要借用一批基層"敗類"的帽子一用。此時再判,義正辭嚴,以犧牲區檢察院,基層派出所長為代價,了結此案。此法對警可收"殺"一儆百,集權立威之效」,對民可在一定程度上得人心,收"皇恩浩蕩"之效。
四,徜仍不能平眾怒,還有最高院可收拾局面。

故此次區檢察院雖決定"不起訴",但對涉案警察的違法行為之描述卻不厭其詳,唯恐有漏。這就為日後的逐級改判留下了伏筆。相比之下,對濫用媒體歪曲案情誤導輿論則不作涉及,此舉也為日後最大限度地縮小不得不拋出的"涉案犯罪者"做了準備。

此乃「取法其上,得乎其中」。如直接輕判,民不服,是否改判?如不改判,直接悖民意,激民憤,如改判,不僅得罪公安,還要得罪宣傳(央視,新華社),大大現在有無實力,精力下此決心?從四年來的歷史看,大大不懼得罪個別官員,但公安與宣傳是兩大系統,一日不可不用,不從源頭抓起,無從整理,但從源頭抓起,現在明顯力不從心,衹能湊合將就(二劉明顯不給力,又能如何?衹能拖到換屆之後)。

上邊如要刻意不判不訴,刻意掩蓋,何必詳述邢等人違法細節?何必讓陳大律師全面閱卷?這是讓誰看?為了什麼?無數案子不受理,官方均是語焉不詳,甚至不作聲,對律師則是竭力防範,拒絕閱卷,唯恐案情有漏。反觀雷案,難道不是為了把單本劇,上下集硬拉長為多集連續劇?

雷案走向將來是否如此,敬請諸位拭目以待。(無名)
網友熱搜:雷洋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