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18日 星期日

極權主義倒退將使得中國長期處於停滯中

東歐和前蘇聯極權主義的垮台,其部分原因或可追溯到中國的改革開放。

李凡

三、對外開放的影響

中國極權主義體制想回到原點去,但在對外開放的大環境下,實際上不可能做到。中國的原點極權主義之所以能夠持續,是與中國體制的對外封閉緊密相聯的。在封閉狀態下,極權主義意識形態可以隨意解釋中國和世界上發生的事情,而中國人也就相信了這些東西。但在開放條件下,再要進行這樣的信息封閉幾乎是不可能的。
實際上,當今中國政府的合法性解釋已經不是依靠意識形態了,政府也明白沒有“專政”力量的支持,沒有多少人會認同所謂“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這不過是一個合法性招牌罷了。如今中國極權主義合法性的來源主要依靠制度力量和經濟增長,這種經濟增長可以給老百姓帶來實際生活的變化和對未來美好的“夢”。
而要維持經濟增長,就必須保持對外開放的政策不變。這裡的邏輯關係是,只要保持對外開放政策不變,極權主義體制倒退的空間就不會非常大,國內會反對,國際上也會反對中國的閉關政策,而如果堅持這樣做,經濟必然衰退,導致經濟增長所帶來的政治合法性完全流失。

四、民營經濟的發展

在經濟領域,中國的國家政策是維持國有經濟的持續增長,和保持其在國民經濟中的主導作用,他們將此視為中共黨政權的基礎。民營經濟(私營經濟的中國式稱謂),在政府眼裡是位居次要地位的,是為瞭解決社會就業問題和對國有經濟做補充的。因此銀行貸款不會向民營經濟的方向傾斜,私營經濟的經營存在許多問題,但是中國私營經濟仍和政府保持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資源要從政府要,資金要有政府的支持,要不斷用“好處”賄賂政府官員。
這樣一種政商關係在中國到處可見,這是問題的一個方面。
另一方面,中國民營經濟也是真實的存在,有自己的利益和影響。民營經濟總量在GDP中的百分比高過了國有經濟,民營經濟中的就業人口也已高於國有經濟的就業人口。實際上,從規模和作用來看,民營經濟已經是不可或缺的。
民營經濟的多年發展,已經在客觀上成為中國公民社會的組成部分。這有幾個特點:一是民營經濟是自己經營的,政府對大的、重要的民營企業會加以控制,甚至可能很嚴,但全部控制卻不可能;民營經濟的用工規模、企業人事安排等也由企業自己定,不受政府管轄。這些均表明,中國民營經濟的某種獨立性。他們雖然不會反抗政府,但會在乎自己在經濟上、社會上的自由地位。這種狀態很接近公民社會。它也決定了民營企業家們不會支持極權主義體制的倒退,因為倒退到原點的極權主義,是很難容忍民營企業和私有財產的存在的。

五、意識形態難題

從中國國內狀態看,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早已瓦解,這是改革開放後出現的變化。當資本主義國家的社會、經濟和文化呈現出更多活力時,誰還會相信共產主義的說教呢!根據國外學者的看法,國際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瓦解實際上來源於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當鄧小平用另一種方式刺激了中國經濟發展時,共產主義公有制的原教旨主義就開始崩潰了。可以說,東歐和前蘇聯極權主義的垮台,其部分原因也可以追溯到中國的改革開放。
中國和俄羅斯等國家不同,前蘇東國家已經宣布放棄了共產主義,中共自己卻從來沒有承認放棄了共產主義,仍在理論上認定共產主義是中共的最高意識形態,是中國人應該相信的信仰。但近40年中國改革開放所帶來的現實卻是,各種世俗的“主義”,各種不同的信仰,西方的文化傳統、習慣都已經進入中國,中國人也根據自己的愛好和所需做出了不同的選擇。
實際上,中國人的精神生活已經出現多樣化的發展趨向。這個時候,政府想倒退回意識形態原點,又怎麼可能?在中國極權主義官方意識形態已經破產的情況下,回到原點的意識形態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強迫民眾認同的意識形態又會有多少吸引力呢?沒有社會的自覺自願,轉型的原點怎麼能回去呢?

轉型中聚集的力量要求突破瓶頸,從而打開走向威權主義的大門,並繼而走向民主。

轉型前景會如何?

以上敘述證明了,中國當前出現的極權主義轉型倒退是一個現實存在。中國政治轉型在走了將近40年後,本已進到一個關鍵時期,或曰臨界點。轉型中聚集的力量已經在要求突破瓶頸,在一個或幾個政治制度層面實現突破,從而打開走向威權主義的大門,並繼而走向民主。
就在這個當口,卻從權力內部出現一股力量,他們對即將告別極權主義感到恐懼,對極權主義那一套似乎戀戀不捨,而試圖阻止轉型的進一步發展,甚至想讓轉型倒退回去,重新回到極權主義的原點。
在這樣一個情況下,該如何估計極權主義的轉型前景呢?一種極大的可能性,是中國將處於一種長期的停滯中,向前走走不了,向後走也走不遠。中國政府和共產黨因為自己的利益,不想進行任何政治制度上的改革,因為這會威脅他們手中的權力。但是倒退也很難,因為經濟需要發展,立足於經濟增長之上的政治合法性需要也不允許經濟停滯,對外開放會繼續產生影響,公民社會也會和倒退展開抗爭。從統治階層內部講,對倒退持反對意見的也大有人在。
這樣的倒退真的走下去,重建領袖至上的個人崇拜,重建那個已經有氣無力的意識形態,都會使這個政府的任務異常沉重;如果再導致社會的大抗爭,以及內部的分裂,很有可能使中國政府遇到前所未有的難局,甚至導致體制的快速崩潰,和蘇聯東歐當年遇到的情況一樣。
因此,在前進不得,後退也不得的情況下,可能的結果是長期的僵持不下,停滯在那裡。而到一段時間之後,前進與倒退的力量可能都會重新組合,或拿出最後的一擊,看哪個方面支持不住,這樣中國的轉型就會出現新局面了。(中國戰略分析)

(本文作者為北京民間機構世界與中國研究所所長,原載《中國戰略分析》創刊號,配圖為編者所加。】

《當今中國最大危險:晚期極權主義》連載9,《中國密報》第51期)

網友熱搜:轉型 、極權主義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