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2日 星期五

于浩成:四大自由載著人類在從野蠻走向文明

于浩成

今年12月10日是聯合國大會通過《世界人權宣言》40週年的紀念日。這一宣言一開始就聲明“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還以30條條文宣布了一系列公民、政治、經濟、社會以及文化權利,所有國家和所有個人都應努力促進、尊重這些權利,並使這些權利獲得普遍的承認。《世界人權宣言》中所列的公民和政治權利包括: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
的權利以及免遭奴役和酷刑的權利;在法律面前人格得到承認的權利以及享有司法補救辦法和得到公平審判的權利;離開包括其本國在內的任何國家的權利;婚姻和成立家庭的權利以及擁有財產的權利。此外還提到:思想、良心、宗教、意見和表達意見以及集會的自由,還有參與治理自己的國家的權利。《世界人權宣言》還宣布了所有人“作為社會的一員”有權享有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這些權利包括:工作和同工同酬的權利,受教育的權利,閒暇的權利,享受社會保障和適當生活水準的權利,以及參加社會的文化生活的權利。

40年來,包括我國在內的世界各國人民和聯合國組織在促進尊重和保衛人權、反對種族滅絕、納粹主義和戰爭罪行、消除種族歧視和隔離、保護婦女和兒童權益、保護囚犯和被扣押者免遭酷刑或殘忍的不人道的待遇等辦而做了許許多多的工作。總的說來,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正在日益進步和美好,時代巨輪已載著整個人類在從野蠻走向文明的道路上加速前進。

保衛人權鬥爭的緣起

聯合國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火尚沒有熄滅的時刻成立的。1945年6月26日,中國解放區代表董必武參加國民黨政府代表團與五十七個國家代表團齊集舊金山起草並通過了《聯合國憲章》。各國人民對於那次戰爭的恐怖以及發動戰爭的法西斯政權的殘暴行為有著強烈憤恨,堅決要求戰後的世界是一個自由和解放的新世界。《聯合國憲章》要求將保障人權與保障和平聯繫起來,這是完全符合世界人民的願望的。在憲章的序言中申明:不但決心“欲免後世再遭戰禍”,而且“重申基本人權,人格尊嚴與價值的信念”。促成國際合作,“且不分種族、性別、語言或宗教,增進並激勵對於全體人類之主權及基本白由之尊重”成為聯合國一條主要宗旨。

其實,保衛人權的思想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激烈進行當中就已經提出來了,這就是免於恐懼的自由等四大自由的提出。

“免於恐懼的自由”是美國前總統羅斯福和英國首相丘吉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於1941年8月14日在停泊於紐芬蘭的普拉森夏灣的“奧古斯塔”軍艦上籤署的《大西洋憲章》上首次提出的四大自由之一。這四大自由就是言論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每個人以自己的方式崇奉上帝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和免於恐懼的自由。實際上,這四大自由的思想是羅斯福於1941年1月6日在美國總統致國會的年度諮文中首先提出來的。

《大西洋憲章》的歷史意義在於它反映了為反對法西斯侵略而鬥爭的各國人民的戰鬥目標和共同要求,四大白由的提出是符合全世界人民的願望的。1941年9月,在倫敦召開的蘇聯、法國和其他同法西斯德國作戰各國參加的會議上,討論並接受了《大西洋憲章》。1942年1月1日,支持憲章的各國政府在華盛頓簽訂《二十六國宣言》,即歷史性的《聯合國宣言》。《大西洋憲章》事實上成為反法西斯國家團結戰鬥的政治綱領,也是後來的《聯合國憲章》的基礎。

四大自由儘管是資產階級政治家首先提出來的,但是確實反映了世界各國人民的普遍要求。當時,呻吟於法西斯暴政下的德意日等國的人民飽嘗德意日法西斯國家侵略戰爭之苦難,在顛沛流離中的各國人民無不希望戰後的世界是一個和平、民主、自由、解放的新世界。德國法西斯在奧斯威辛、布痕瓦爾德等地建立的集中營屠殺成千上萬無辜人民的駭人聽聞的罪行,日本侵略軍在南京的大屠殺和在平頂山等地製造的“萬人坑”慘案等等,法西斯屠殺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的慘絕人寰的暴行極大地教育了人民,各國人民一致奮起為爭取自己的自由和解放而鬥爭。

(《保衛人權是人類進步的正義事業——紀念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連載1,《風雨憲政夢》,明鏡出版社,2016年)

網友熱搜:《世界人權宣言》 、四大自由 、人權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