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24日 星期六

極權主義的獨特之處在於其有能力將謊言變成現實

馬列主義對中國造成不可抹滅的傷害。

張千帆

這就是為什麼極權主義在政教合一或無神論傳統的國家更容易成功——政教合一,是因為精神和物質兩種權威已經被同一種力量所掌握;無神論,是因為這樣的社會沒有抵禦國家控制意識型態的獨立力量。如果民間社會存在獨立的宗教或信仰組織,那麼它們將構成極權統治難以克服的障礙。無論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中國的極權主義黨治只是在儒家倫理秩序受到嚴重削弱之後才有可能。如果說國民黨統治在某種程度上容忍乃至依賴了地方鄉紳自治,那麼這意味著一黨專制遭遇了局限。同樣,德國納粹與意大利法西斯都與教會保持了一種合作關係,而這種關係的存在本身就說明納粹法西斯的極權統治仍然不是嚴格完整的。只是在宗教領域之外,法西斯意識型態才居於統治地位。相比之下,建立在無神論基礎上的共產主義則可以“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徹底打通世俗和信仰兩個世界並消滅任何一個世界的阻礙力量。

無論是在無神論還是和宗教妥協的法西斯國家,極權主義意識型態一般有三個組成部分,簡言之就是“一個主義,一個政黨,一個領袖”。一是烏托邦理想。極權主義利用民族虛榮心,設定了民族復興或人類大同的烏托邦理想。走上極權之路的民族一般都有一段屈辱的歷史,進而和民族的自我定位(例如種族、血統、傳統文化、古老文明的優越感)形成強烈反差。無論是中國自鴉片戰爭以來的被動挨打,還是德國在一戰之後的割地賠款,都極大挫傷了民族尊嚴感,並極大激發了民族復仇心理。當極權意識型態以國家發展、民族振興、社會平等為口號,並宣揚建立一個全能利維坦來實現這些目標的時候,很多人便輕易入了圈套。

二是作為先鋒模範的永久執政黨。極權國家的現狀離其所宣稱的理想目標差距很遠,因而堅持必須在一個“先鋒隊”的帶領下實現偉大理想。極權主義在理論上把“人民”捧上天,但那個“人民”只是一個現實中不存在的法理概念;一回到現實,極權國家一概把實實在在的平民百姓當作愚昧無知、麻煩危險、需要不斷被洗腦的群氓。因此,雖然“五四運動”顛覆了儒家傳統文化,但是其所引進的馬列主義新教條卻在精英主義傾向上有過之無不及。如果傳統社會是少數“君子”領導多少“小人”,那麼共產主義的偉大理想只有靠“無產階級先鋒隊”領導乃至消滅其他階級才能實現。

三是領袖個人崇拜。既然這個政黨是掌握先進意識型態的先鋒隊,它必須由洞察真理的思想家和政治家來領導。極權主義既不可能允許黨外民主,也不可能實行黨內民主,因為真理只有一個版本,掌握真理的人也只能有一個。極權主義強調思想和意見的高度統一,而人和人之間必然會發生分歧;在發生分歧的情況下,意見必須穩定地統一於一個人的立場。這樣,極權主義政黨必須由一個全知全能、至高無上、不得質疑的最高領袖(柏拉圖式的“哲王”)來領導。事實上,黨的合法性最終寄託在這個人身上;一旦他的權威受到黨內其他領導人的質疑,即意味著黨內立場發生分歧,“真理”神話即因內部分化而不攻自破,那麼執政黨和執政地位也就可以受到黨外挑戰。領袖崇拜在極權國家是十分自然的,不僅因為極權主義的內在邏輯使然,而且因為那裡的群眾看似喜歡探討高深莫測的終極“真理”,實際上只是跟著“偉大領袖”咿呀學語,骨子裡具有強烈的救世主崇拜情結。

不消說,極權主義意識型態虛構的“三一”神話在現實世界中是找不到的,因而必須依託謊言才能維持。但阿倫特指出,極權主義的獨特之處在於其有能力將謊言變成現實。極權領袖一貫正確,永遠不能承認錯誤,當然不是因為他們是超人,而是他們精準把握了歷史或自然規律,並不斷把預言變成現實,譬如用國家暴力消滅垂死的階級。極權主義之所以充滿謊言,是因為他們相信事實取決於編造事實者的力量。在編造故事時,神秘性是第一原則。例如在布爾什維克宣傳中,一個接一個出現神秘的世界陰謀,托洛茨基、“300個家族”、英美情報局……最後,群眾不相信自己實在經驗中明顯可見的事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而只相信自己的想像。尤其當群眾在無家可歸的存在中受制於逃避現實的願望所左右,他們尤其不能容忍事實的偶然性和不可理解。極權主義為其提供了一個前後一致的謊言,通過純粹的想像使失去現實根基的群眾感到自在,滿足了人類思維的需要:“極權主義宣傳只有在常識失效的地方,才能大量侮辱常識。”

《極權主義的建構與解構》連載5,《中國密報》第52期,原載原載《中國戰略分析》創刊號)

網友熱搜:極權主義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