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12日 星期一

黃興國代書記兩年沒轉正這種情況罕見

張鳴:“黃興國不可能為一年多之前的天津大爆炸負責,我們只能猜想這跟政治高層的內部權力鬥爭有關。”

《內幕》特約記者 黃鶴翔

十九大權鬥正式開始

黃興國也成為十八大以來落馬的第10個中央委員。在其接任代理書記之前,在天津工作超過11年,任天津市委副書記、市長一職也已近7年。天津屬於直轄市,一般來說市委書記必為中央政治局委員,若黃“扶正”,意味他將鐵定“入局”,但人算不如天算,黃遲遲未能如願被“扶正”。



獨立時評陳傑人指出,黃興國擔任代書記以來,兩年一直沒有轉正,這種情況比較罕見,說明他沒有得到信任,沒有掌握權力,此次的落馬也不算非常意外的事情。

歷史學家、獨立評論人士章立凡對美國之音說,中國不是標準法治國家,官員早為座上賓,晚為階下囚的升降現象非常獨特。這種官場亂局可能標誌著新一輪政治博弈開始。天津現在沒有市委書記、沒有市長、沒有副市長、沒有政法委書記、沒有宣傳部長,這種亂局只在文革時出現過。天津官場和浙江官場關係密切。黃興國是浙江人,在浙江很長時間,在現任總書記手下工作一年後就去天津了。一直在天津的夏寶龍後來做了浙江省的一把手。這兩個省份和直轄市之間官員的互換是一個特色。

章立凡認為,需要觀察的地方是:為什麼黃興國代理了這麼長時間的市委書記,一直沒有扶正?大爆炸這麼嚴重的事故都能被留任,一年多了才被拿下,且拿下之前毫無徵兆。天津背後的關係錯綜複雜,外界難以想像。天津是一個歷史上非常輝煌的城市,近代文明程度相當高,經濟相當發達。但從1949年以後就逐漸衰落。衰落的原因就是離北京太近,北京有什麼事情天津都首先受害,北京要做什麼壞事都拿到天津去做,因此天津成了一個藏污納垢的地方。天津幾十年都沒有真正地發展起來就是和離中央太近有關。

章立凡說,這次可能是有相當大的決心要動,可能會觸及到所謂“上海幫”派系在天津與在浙江的利益。這是為十九大人事布局邁出的第一步。

明鏡集團總裁何頻說,沒有不貪污腐化的領導幹部,貪污腐化可以是一個罪名,但不可能是要查辦他的根本原因。第二,也不可能是由於天津大爆炸。類似天津大爆炸的事情在很多省市都有發生,但幾乎都沒有承擔政治責任。中國網友敏銳地發現了一個軌跡:在每一次黨的代表大會之前,都要拿一個直轄市來開刀。天津此事打響了十九大的第一槍,預示著十九大權力鬥爭正式開始。

人民大學政治學者張鳴也認為:“黃興國不可能為一年多之前的天津大爆炸負責,我們只能猜想這跟政治高層的內部權力鬥爭有關。”

何頻說,目前沒有證據表明黃興國是習近平派系的人。但雖然二者共事時間短,作為浙江主要領導人的習近平與寧波市委書記黃興國不可能沒有關係。黃興國是現在直轄市市委書記中利益鬥爭最激烈的焦點,超過了北京、上海和重慶,他下臺背後的利益之爭可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複雜。

《黃興國被狙殺,天津打響十九大第一槍》連載5,《內幕》第57期)
網友熱搜:黃興國 、天津 、天津大爆炸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