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

寶馬車打人事件讓孫政才的執政能力遭到質疑

重慶寶馬事件現場。

《調查》特約記者 劉京威

“孫氏新政”現雛形

與孫政才曾經主政過的吉林省相似,重慶也是老工業基地,農業人口占多數,城鎮化水平不高,且面臨統籌城鄉發展的課題。同時,重慶和吉林的國有企業均已基本完成脫困的任務,轉型昇級是目前面臨的主要問題。



重慶集大城市、大農村、大山區和民族地區於一體,被認為是中國國情的一個縮影,同時,中央又將重慶定位於長江上游的經濟中心、西部地區重要的增長極、城鄉統籌發展的直轄市。十八大期間,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張德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重慶2011年的人均收入,不管是城市還是農村,都低於全國平均水平,因此重慶需要的是發展。

從白山黑水的吉林到巴山渝水的重慶,對於主政一方的孫政才而言,無疑是一個大跨度的轉變。“薄王事件”之後的重慶,經過張德江的工作已經“實現了社會大局穩定”,但在經濟社會方面仍然面臨近期和中長期的種種任務和挑戰。

孫政才走馬上任後,受到外界格外關注。新加坡《聯合早報》在孫政才上任還不到一個月,就發表文章尋找在重慶“潛水”的新任市委書記。

該報記者稱,“孫書記還在‘潛水’嗎?”到訪重慶的海內外友人不約而同拋出這個問題,打聽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的動向。“慚愧的是,作為駐渝極少數的外媒記者之一,至今都未有機會近距離看到孫政才。”

“不過,從中共重慶市委機關報《重慶日報》過去三週刊發與孫政才有關的十餘篇報導中,不難發現孫政才並沒有跳出前任市委書記、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已設定好的『科學發展,富民興渝』總任務,但‘孫氏新政’的理論框架已略顯雛形。”

孫政才甫上任就在重慶領導幹部大會上要求官員“常修為政之德”,後在市委常委會議上要求嚴格落實民主集中制,在重大問題決策和重要幹部任免上堅決防止獨斷專行和個人說了算,還在多個場合提醒官員堅決反對低俗奢靡、腐朽墮落的生活方式,經受得住各種利益和誘惑的考驗。

其次是他多年在地方施政時一直關切的民生和發展。孫政才到重慶後首站調研是三峽庫區的萬州區、雲陽縣,瞭解庫區移民在城鎮化、種植優質晚熟柑橘等現代化農業方面的做法;隨後又花了三天時間跑了秀山、酉陽、黔江、彭水和武隆縣區,瞭解扶貧工作進展,提出要“壯大縣域經濟”和“特色效益農業”發展,強調職業教育是脫貧致富的重要手段。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網友熱搜:重慶 、孫政才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