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回到極權主義更有可能出現較長時期倒退行為

泰國打算在2017年重新實行選舉。

李凡

共產主義是一種教義和政治合一的體制,對維護統治來講,教義的作用甚至高於政治,這是極權主義的基本狀態,但是在當前的中國,這一點已經改變了。目前中國政府的合法性,基本是靠政治制度強硬而有力的實際操作在維持著。

我的那篇文章談中國民主發展的階段,實際上是談中國民主的轉型問題。當時定義中國的政治現狀為“晚期極權主義”,有一層隱含的內容並沒有完全表達出來,這就是極權主義政治轉型中的倒退問題。其實,轉型本身就有多種可能,或向前轉,或原地踏步,或向後轉,向後轉就是倒退。

以中國情況來看,出現向後轉的原因是,極權主義轉型在制度建設上沒有突破,所以向前走的力度有限,無法突破轉型的制度臨界點。極權主義向民主發展需要第一步先達到威權主義階段,但是在體現威權主義的政治制度建構上,中國卻一個都沒有實現。正因為向前轉在制度方面沒有任何突破,由此從現行狀態下向後倒退的可能性不只很高,而且會比較容易。

民主倒退在目前世界上是一個現實問題,不只中國。倒退發生在兩個方面。一是第三波民主轉型中的國家在轉型中出現問題,而轉不過去;二是一些已經轉型為民主體制的國家出現問題,而從民主國家倒退回去。前者最明顯的是例子是“阿拉伯之春”。這場運動中出現的民主轉型國家除突尼斯之外,其它國家都遇到了問題,而導致轉型失敗。

一種是維持了秩序但回到了專制,像埃及;一種是陷入了混亂之中,像敘利亞、利比亞。後者的倒退,就是已經轉型為民主國家之後,又發生倒退,回到威權主義體制,泰國就是一個例子,軍政府廢除民選政府,實行了軍管。但軍管是有時間和狀態限制的,一旦軍管結束,權力就要回歸人民,重新實行選舉。泰國打算2017年重新實行選舉。所以即便是這樣的民主倒退,也只是臨時性的。最壞的結果是不斷循環,而不是暫時性倒退。

國民黨在1947年實行憲政,到了台灣以後,宣布戒嚴,以至維持了很長時間的威權主義,而不開放中央選舉。國民黨對這個原因的解釋是那個階段是戒嚴期,不是正常的政治生活,所以不能有民主。但是在1980年代宣布戒嚴期結束後,就沒有任何理由不開放選舉了。台灣的案例是一個軍事管制維持了30多年的例子,算是比較長了。一般來講,這種軍管階段維持的時間都不會長。以此次泰國為例,如果在2017年能夠開放選舉的話,也就是3、4年的時間。

威權主義發生倒退時,會有一些現代民主建構起阻遏作用,例如工會、社會組織、甚至反對黨的存在,以及議會的作用,還有法律,這些制度(institutes)的總體或某些部分,會阻止民主的倒退。但是在極權主義條件下,由於上述多元民主政治的制度因素都不具備,倒退所遇到的阻力會小許多。極權主義政治發展或轉型一般取決於政策的變化、領導人的開明程度,以及國際環境的變化等,並未得到多元政治制度的支撐,缺乏基礎。因此當政策發生變化、領導人更換、或國際環境變化以後,已經取得的政治成果很容易被否定,倒退很容易發生。

理論上,這種倒退出現的時間會比較長。倒退之後,再繼續前進的動力仍然要取決於政策、領導人的變化以及周邊國際環境的變化。一般是倒退帶來了社會和經濟發展的停滯,使得社會的不滿加大,導致政治動盪。這些變化會要求政治環境總體的放鬆,從而使得某些政治或社會自由重新回到社會手上。總之,這是一種政治上的循環。

既然缺乏威權體制的某些民主設施及其阻遏作用,極權主義的倒退也就不會像威權主義一樣只是短時期的行為,而更有可能出現較長時期的倒退。

以中國為例。雖然我們有了三、四十年改革開放的基礎,但由於所有政治制度層面的改革都沒有取得突破,已經取得的政治進步和社會進步就會面臨倒退的危險。這種在“極權主義”政權形式下隱含的轉型倒退問題現在應該明確地點出來,而不能再用隱含的方法表達了。

(本文作者為北京民間機構世界與中國研究所所長,原載《中國戰略分析》創刊號,配圖為編者所加。】

《當今中國最大危險:晚期極權主義》連載2,《中國密報》第51期)

網友熱搜:極權主義 、轉型 、晚期極權主義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