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中國內部有一股力量想重回極權主義原點

中國並沒有發生政治制度上的突破,仍然停留在極權主義上。

李凡

中國政治轉型本已進到一個關鍵時期,或曰臨界點。就在這個當口,卻從權力內部出現一股力量,他們對即將告別極權主義感到恐懼,對極權主義那一套似乎戀戀不捨,想讓轉型倒退回去,重新回到極權主義的原點。



2013年世界與中國研究所出的《中國民主化指標研究報告2011-2012》中,刊登了我寫的一篇專題報告《中國民主轉型的現狀和階段》,之後這個文章由《領導者》雜誌2014年第3期又登出來。這篇文章主要想提出一個看法:依據對中國政治發展的獨特觀察,中國現階段的政治形態仍然處於極權主義階段之中,從民主發展角度看,中國政治轉型還沒有達到威權主義階段,離達到民主還相距甚遠。

這樣就提出了一個中國民主轉型三階段論的看法:從極權主義原點出發,向威權主義轉型,再從威權主義出發,向民主轉型。我在文章中講,目前中國政治轉型是處在晚期極權主義(Late Totalitarianism)的階段,並不是後極權主義(Post Totalitarianism),更不是威權主義(Authoritarianism)。這篇文章和傳統政治學的看法不一樣,因為按照傳統的看法,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政治體制早已進入到威權主義階段,甚至已經進入到要走向民主的發展階段了。

當然我也希望如此。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發生的一系列變化,確實出現了向民主方向的轉型趨勢,但是從轉型的階段和狀態來看,中國仍然處於極權主義的後期,並沒有發展到威權主義,更不要說民主的階段了,近年來甚至出現了倒退的現象。因此從理論上講,當前很主要的任務就是要講清楚極權主義的轉型倒退,這在中國不只是一個理論問題,而且是一個現實問題。

晚期極權主義定義中隱含的轉型倒退問題

我在《中國民主轉型的現狀和階段》一文中對晚期極權主義的定義從一些方面做了說明。極權主義的政治轉型在離開了原點(original point)之後,就開始出現了一些鬆動,引起了一系列變化。以中國的例子來看,就是在文革結束後,實行了改革開放的寬鬆政策,主要是在經濟上開始採行一些市場經濟的做法,一方面從物質刺激出發,逐步認可私營經濟,對國營經濟進行改革,鼓勵經濟的發展;一方面要與國際接軌,融入世界經濟的環境中,不只外貿要大發展,而且外資要大引入,把市場經濟制度引入中國。這些政策的出現,不僅使中國的經濟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改變了共產黨多年來的國有經濟發展結構和公有經濟的意識形態框架,還使得中國社會出現一系列變化,民間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機會可以發展起來。

因此,中國的公民社會得到了發展,意識形態開始鬆動,個人的信息自由、行動自由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認可,個人的公民權、知情權,以及個人的或集體的維權活動也得到了發展;中國人開始有了私有財產,不再完全依賴政府,社會自由因此得到了很大提升。與此同時,中國公民對政府的要求也越來越高,要求監督政府,要求信息公開、預算公開,政府官員的財產也要公開;社會要求自由選舉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不過,中國社會的民主發展也就停止在這裡了。雖然有了上述鬆動和自由,但中國並沒有發生政治制度上的突破,仍然停留在極權主義上。諸如:政黨制度沒有突破,仍然是一黨專制,不允許成立政黨以及政團;選舉制度沒有突破,中國唯一的選舉是群眾組織層面的村委會選舉,且已經基本被地方政府所操縱;法律上規定的中國縣鄉(區)兩級人大代表直接選舉徒有其名,要參加獨立代表候選人選舉的公民,在選舉中遭到地方政府的刁難,不是被抓,就是被監控,公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均無法履行,一個基本的自由選舉沒有出現。

在選舉法規定的地方人大代表之外,中國所有的政府官員都不是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更不要提國家領導人的選舉了;中國至今沒有司法獨立,黨對律師、檢察院和法院都是領導關係,對司法程序嚴格控制,法官不可能獨立判案;政府部門之間的權力制衡基本不存在,黨控制所有行政部門、立法部門,黨又領導和控制一切政府行政權力資源。

雖然公民社會在中國的發展已經是一個不爭之實,但是在法律上沒有得到承認,至今沒有保障公民權益的結社法、遊行法、新聞法,出版法等,所有的媒體都被政府和黨所控制,黨對新聞、電影、網絡等實行嚴格的控制。

以上所有涉及到公民自由權利、政治權利的政治制度都沒有出現重大的制度變化,只是政府控制程度有所變化,時緊時鬆。我們看到的是,中國人有了一定的自由,但那是由於傳統政治制度的鬆動而來的,並不是新制度出現所帶來的。共產黨控制中國的所有政治制度都沒有出現轉變,仍維持著原來的基本形態。

在這裡我們看不到類似於威權主義國家所具備的一些政治制度,例如政黨制度、選舉制度、結社制度、公民自由表達制度、司法制度等。正因為如此,我將中國當前的政治現狀定義為“晚期極權主義”,而不是威權主義。

有人會講:你對意識形態和經濟上所有制的變化怎麼看呢?這些應該已經有根本的改變了吧!就意識形態而言,客觀地說,社會民主主義在世界範圍內還有很強的生命力,但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已經失敗,對這點中國人是清楚的,共產黨也是清楚的。但為了維護現存政治制度,意識形態是必須堅持的,雖然這只是個政治圖騰,可是宣布放棄是不可能的。在實際操作上,這樣的意識形態已經不可能為共產黨作任何有實質意義的合法性解釋,也無法為未來提供指導,只能做些數字式的簡單遊戲了。

例如三個代表、四個堅持、科學發展觀等,都沒有對馬克思主義做任何有意義的解釋和發展,僅僅是一種政策上的說明。我們很希望看到共產黨有對現階段狀況所做的依據馬克思基本理論的說明,但是到現在卻依然什麼也沒有。不是不想做,而是沒有能力做。

(本文作者為北京民間機構世界與中國研究所所長,原載《中國戰略分析》創刊號,配圖為編者所加。】
《當今中國最大危險:晚期極權主義》連載1,《中國密報》第51期)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