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11日 星期日

于浩成:政治上在一部分人中先多一點民主

政治體制的目標應是政治的民主化

也就是建立一個高度民主的社會主義的政治制度。我贊同甘肅省社會科學院伏耀祖院長的觀點,即一方面要看到政治民主化是一個長期的、漸進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實行民主的迫切性和現實性。今年以來輿論界講前者較多,這對克服一部分人犯急性
病是有好處的,但也給人以這樣一種印象,似乎實行民主以被推向遙遠的將來。固然,馬克思講過,民主發展的水平要受到經濟、文化諸條件的制約,但是恩格斯後來也說過,把經濟因素看成是唯一的因素,同樣是對歷史唯物主義的一種曲解。經濟現代化和政治民主化應該是互相促進的關係。沒有民主就沒有社會主義,對民主應有迫切感和現實感。

毛澤東同志在抗日戰爭中所寫的《論聯合政府》(即黨的七大政治報告)中提出的許多民主要求,是作為新民主主義中國應該實現的奮鬥目標提出來的。當時的政治口號是建立一個獨立、民主、富強的新中國。難道在我們建國40年以後的今天這還是無法實現的嗎?黨的十二屆六中全會的決議中提出,我國建國以來有兩大失誤,一是沒有集中力量發展生產力,發展商品經濟;一是沒有切實建立民主政治。所謂“大民主”不是民主,恰恰是民主的對立物,即無政府主義,資產階級也講法制和紀律,也是不能容忍無政府主義的。事實上無政府主義往往是對不民主,對專制主義和官僚主義的一種處罰,我們既批判“大民主”,就要更搞民主。否則無政府主義總會有一定的市場,不定什麼時候仍要冒出來的。

現在實行民主,實際上是“非不能也,是不為也”的問題。我有一個想法,是不是也像在經濟上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一樣,在政治上也在一部分人中先多一點民主,即更多地享有一些民主權利。例如在學校中,在文教部門中,在學術團體中,在知識分子中,民主實行的更充分一些。例如選舉,不再有上面確定候選人名單,放手讓群眾選舉,又有什麼不可呢?其實,這並沒有什麼可怕的。即使選上個別壞人,群眾還可以行使罷免權。這樣反而能夠使人民群眾收到民主生活的鍛煉。現在我們的一些學會、協會,幾乎都是黨委在選舉前先審批候選人名單,然後走一走民主形式,由群眾舉手或劃圈通過。這種做法為什麼不能改變呢?這又與經濟文化條件的不足有什麼必要的聯繫嗎?

二、政治體制改革不僅僅為了配合經濟體制的改革,它本身也是目的

黨的十二大報告中提出把我國建設成為一個高度文明、高度民主、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可見民主本身也是目的,僅僅把民主看成手段是不妥當的,這就把實行民主的重大意義降低了。我們通常聽到“抓兩個文明建設”的提法,其實這種提法是片面的,是把民主法制建設忽略了。有人把民主和法制稱為制度文明,蘇聯則稱為政治文明,以之與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並列,鼎足而三。我認為這樣提比較全面。

我曾在《兩個文明和民主建設》一書中批評“抓兩個文明”提法之不足,可惜一直未引起黨的領導和理論界的重視。黨的十二屆六中全會決議中提出沒有大力發展商品經濟和切實建立民主政治是我們建國以來的兩大失誤。由此可見,我們應把現代化和民主化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上來。因此,我們當前的重要任務就是要補課,補上商品經濟和民主政治的課。正像商品經濟是社會發展的不可逾越的階段一樣,民主政治(包括民主、自由、人權、人道主義等等)同樣也是社會發展的不可逾越的階段,同樣是建立一個現代化國家所必需的。缺了課就要補上去,這並沒有什麼不光彩的。

三、民主是基礎,法制是保障

法制是民主的制度化和法律化。從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們一直把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同健全社會主義法治並提。當前的一個重要問題在於憲法上明文規定的人民的民主權利還沒有具體法律規章的切實保障,如言論出版自由就是如此。去年下半年我曾多次講過真正實現言論出版自由應是政治體制改革的突破口之一。因為政治體制改革的目標既是國家和社會政治生活的民主化,言論出版自由是民主化的最起碼條件。人民作為國家的主人,連發言議政的權利都沒有,還談得上什麼民主,什麼當家作主!“雙百”方針是黨的政策,但沒有法律的保障,只能是時寬時嚴,忽緊忽鬆。政治問題是否可以討論?現行的法律和政策是否可以公開地進行討論?這些問題在今天似乎還不是十分清楚的。政治公開是民主化的必要的先決條件之一。什麼都要保密,什麼都不準公開講,怎麼能夠實現人民作為國家主人的知情權、議政權、參政權和監督權呢?

再有,當前行政法(基本法)和行政訟訴法的制定以及行政法院或行政法庭的設立已屬刻不容緩、迫在眉睫。官民平等,公民可以同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打官司。蘇聯最近通過了有關國家工作人員因工作的錯誤給公民造成經濟損失的公民有權索賠的法律,這應該引起我們的重視。現在我國一些公民受到不公正待遇而“公訴無門”的情況必須迅速加以改變。前不久最高人民法院將信訪辦公室改為告訴庭,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目前一些資本主義國家經常提出“社會公正”的口號(當然在他們那裡這是根本無法做到的),蘇聯有時也提“社會公正”的口號,我們更應該提出“社會公正”的口號,並以此作為奮鬥目標之一。這對於我們團結全國人民,萬眾一心,齊心協力建設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是非常必要的。

(《關於我國政體改革和法制建設的幾個問題》連載1,《風雨憲政夢》,明鏡出版社,2016年)
網友熱搜:于浩成 、《風雨憲政夢》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