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對極權統治的莫大威脅:國民獨立思考

要防止“文革”悲劇重演,只有深入反思極權體制的本質並積極探索走出極權之路。

張千帆

【作者按:本文構思始於2014年7月11日在法蘭克福大學社會研究所召開的中國轉型研討會,會上筆者準備了一個發言提綱,並發表了Totalitarian Revolutions and Constitutional Transition in China的演講。感謝何乏筆(Fabian Heuser)博士的邀請和與會者的評論。】




引言

二十世紀是一個兩級分化的極端世紀。在一些國家,自由民主得到建立和鞏固;在另一些國家,專制主義登峰造極。第一次世界大戰拖垮了沙俄帝國,並於1917年建立了第一個極權國家——蘇聯。1929年經濟大蕭條之後,法西斯幾乎同時在歐洲大陸和日本崛起,再次把世界帶入大戰的深淵。二戰結束後,蘇聯控制或影響下的中東歐、古巴、中國、朝鮮等國組成的“社會主義陣營”先後建立了極權體制,為這些國家的人民帶來了深重災難。1966年在中國爆發的“文革”就是極權體制肆虐的後果之一,至今正好是半個世紀。對於今日仍在求索如何走出這種體制的中國而言,尤有必要探討極權主義的建構、結構與解構機理。

極權主義是人類歷史上一場最深刻的政治革命,其原始目的是以國家機器來改造人性。在此之前,任何政府——不論是民主還是專制——都只是專注於管制人民的行為,極權主義還要管束人民的思想和信仰。一般的威權統治只是治“行”,極權政治則要治“心”。迄今為止,人類社會最本質的分權是上帝與凱撒之間的分權,掌握信仰的權力和管控行為的權力之間有一堵憲政意義上的“分離之牆”。極權政治則要掃除一切權力分界,將一切都牢牢掌控在國家手裡——當然,這個所謂的“國家”最終僅歸結於最高領袖兼“教主”一個人。

雖然神權政治也同樣有政教合一的特徵,但是極權主義的危害遠甚於神權政治。在伊斯蘭等傳統下的神權國家,宗教的壽命畢竟比政治長得多,政治權力未必能全面接管一個等級森嚴的教會體系。加上教會本身就是一種組織形式,宗教國家的教徒們從來不是孤立無援,而總是可以期待同伴們的保護,神權國家很難真正建立一個教主的個人統治。然而,極端形式的極權政治卻要憑空創造一種世俗宗教,並通過國家掌控的宣傳機器將其植入每個人的內在思維之中。事實上,極權主義正是一種世俗化的“政治宗教”,以建立在世俗“真理”基礎上的權力崇拜替代日益衰微的宗教崇拜。如塔爾蒙指出,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之後,歐洲傳統秩序逐漸瓦解,宗教失去了知識和感情支撐,基於身分的封建社會也為抽象個人所替代,社會功利成為衡量制度和價值的主要標準,而世俗國家則成為社會道德的唯一守護者。宗教世界觀轉化為世俗國家的理性主義世界觀之後,神教權力也就蛻變為集真理與力量於一身的國家權力。

本文梳理極權主義的概念、特徵與建構條件,並以中國和前蘇聯等國為例,探討極權體制的蛻變過程與轉型的可能路徑。今年(2016年)也正好是“文革”發生半個世紀,而“文革”正是極權體制結下的苦果。要防止“文革”悲劇重演,只有深入反思極權體制的本質並積極探索走出極權之路。這或許是對“文革”的最好紀念。

極權主義的形態特徵

1.極權主義定義

極權主義(totalitarianism)也被翻譯為“全權主義”,本意是指一個全能政府對全體個人進行全面管制的政體形式。學者康奎斯特對此做了精準的定義:“在極權主義政體,國家不承認任何限制,並盡其所能力求控制公共和私人生活的每一個方面。”一般來說,極權國家確實會把權力用到極致,全能政府把政治、經濟、文化等方方面面都“管起來”,但是極權的本質不在於它實際上管了多少事,而在於其想管什麼就管什麼的所向披靡的能力。國家權力無極限,國家要管什麼就管什麼,要怎麼管就怎麼管,國民個體的一切自主、自治、自衛權利則均被剝奪殆盡。在國家權力面前,社會和個人沒有任何抵抗能力。在其鼎盛時期,極權體制不僅管住每一個國民的身體和行動,而且也有效管束了每一個國民的思維和靈魂。

如果用電路做一個形象的比喻,極權主義是一種國家權力“零阻抗”狀態。社會阻抗等於零,權力電流無窮大。這當然是一種極不正常的政治狀態。電流短路,會把電路燒壞;極權肆虐、橫行無阻,必然會給社會帶來巨大災難,“文革”等一系列為禍慘烈的政治運動就是極權體制的必然結果。事實上,極權體制不僅僅造成權力“短路”,而且利用巨大的國家“發電機”對每一個社會個體進行充電、洗腦;這些個體出於自我保護的本能,本來是抵制極權戕害自己的“阻抗”,現在卻被改造成積極擁護極權、主動接受奴役的“蓄電池”。即便當極權國家的“發電機”趨於枯竭,每一個“蓄電池”仍有可能延續極權壽命。極權國家的本質就是用短路的公權力實現國民大腦的集體短路,而國家權力和國民思維的雙重短路互為因果;只要有一個國民保持清醒的獨立思考,就是對極權統治的莫大威脅,國家就不可能實現完全的權力“零阻抗”乃至“負阻抗”。《極權主義的建構與解構》連載1,《中國密報》第52期,原載原載《中國戰略分析》創刊號,配圖為編者所加。)
網友熱搜:張千帆 、極權主義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