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26日 星期一

極權主義意識型態造神毛澤東供人頂禮膜拜

卞仲蕓之死。

張千帆

2.社會心理

要維持國家對個人的全方位管束,極權主義必須滿足一定的社會心理條件,那就是所有人對全能國家的絕對服從,並建立絕對權力在制度上保證這種絕對服從。這是因為人的天性不是同意和服從,而是不同意和不服從。由於人的利益、需求、信仰、觀點不同,人天生是不願意服從的動物,除非懾於外部力量的威脅。為了讓個人的恐懼達到最大,極權體制一定要將
每一個人剝離成一個孤零零的沒有任何抵擋的個體,而且對於每一個人來說,所有其他人都被某種神秘的外部力量所掌控,只要自己稍不聽話就會被其調動起來攻擊自己。這樣,每一個孤立無援的可憐蟲都在龐大的國家機器面前服服帖帖、戰戰兢兢。

當然,極權主義的最高境界並非恐怖治國,而是洗腦治國。這是極權統治不同於普通專制的特徵。一般專制依靠強力威懾,人民口服心不服;極權國家則控制著宣傳和教育機器,真正的極權統治必須讓人民心服口服。如果可以用一種思想來武裝全體人民的大腦,讓每一個人都心悅誠服地接受一個黨的領導,無條件忠於最高領袖,那當然是最理想的狀態。即便存在異議者,但如果他們只是極少數,可以簡單從肉體上消滅之,讓剩下的絕大多數羔羊乖乖接受狼群的領導。這種狀態在歷史上也存在過,譬如1930年代德國選民如癡如醉地歡迎納粹上台,或“文革”初期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激動得淚流滿面的紅衛兵。阿倫特指出,一旦民眾沾染上極權主義毒素,他們將患上難以治癒的領袖崇拜妄想症。斯大林、希特勒或毛澤東之所以成功,歸根結底在於群眾支持。

歸根結底,極權主義意識型態之所以能夠成功,在於其能滿足極其幼稚單一的社會心理結構。這個世界原本很複雜,並沒有一個截然分明的是非善惡觀,但對於一個歷來沒有獨立思維習慣的民族而言,評價和處理紛繁複雜的社會事務是一件很累很煩人的事情。意識型態的功用在於簡化是非判斷,節省人們對日常事務的評價成本。極權主義意識型態設計了極為簡單而煽情的截然二分範疇,諸如“人民”和“敵人”、“先進”與“落後”、“善良”與“邪惡”、“領導階級”和“地富反壞右”,既能滿足勞苦大眾的嫉妒心和虛榮心,也很貼近他們的日常語言習慣和判斷能力,讓他們全心全意配合整肅異己、製造恐懼的政治運動。既然“地富反壞右”都是“壞人”,那麼理所應當將其打倒並“踏上一隻腳”,讓其“永世不得翻身”,而根本用不著給這些“壞人”任何司法正當程序和辯護機會。在另一個極端,極權主義意識型態需要不斷“造神”,製造正面的道德楷模供人民頂禮膜拜。極權話語的評價體制是高度單維化的,只有“好人”與“壞人”;“壞人”是十惡不赦、死有餘辜的惡魔,“好人”則是十全十美的道德天使。

這個天使自然就是極權領袖本人,他就是集全部美德於一身的“高大全”。於是,毛澤東既是革命家、政治家、戰略家,也是哲學家、文學家、書法家。在這個國家,不可能有任何人的詩寫得比他的更漂亮,也不可能有任何書法家的字寫得比他的更俊逸,更不可能有哪個經院哲學家的思想能超越他的《矛盾論》和《實踐論》。他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頂一萬句。”阿倫特說,在一個完全的極權國家,所有人都變成一個人。他就是每一個方面都堪稱完美的完人,是每一個人學習和崇拜的榜樣。至於其他榜樣,譬如雷鋒,也可以有,但他的存在價值並不在於自己,而在於如何“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他是學習楷模的楷模,他被作為榜樣製造出來就是為了更好地“造神”,而這個國家真正的楷模只有也只能有一個。

在極權主義意識型態受到普遍擁護的鼎盛時期,極權領袖可以發動一撥又一撥的“思想改造”運動,維持意識型態統治,但是這種瘋狂狀態不可能一直延續下去。一旦這樣的魅力型領袖歸西,或社會因為政治迫害和經濟災難出現了厭倦情緒,政治運動就不再奏效。畢竟,人不是白癡,反思和質疑會很快浮現出來。反對的聲音會遭到懲罰和壓制,但每一次強迫沉默都會造成正統權威的流失,實際上有助於異端的擴散。到這個時候,洗腦已經難以為繼,逐步蛻變為恐怖治國了。

進入到這個階段,極權國家會進一步利用專政機器對社會實行微觀控制。阿倫特注意到,極權國家的一個普遍特徵是警察治國,祕密警察的地位甚至超過了軍隊,在極權國家,警察的優勢不僅體現在便於鎮壓國內群眾,而且還在於為意識型態統治提供方便。納粹黨衛軍其實不是一支軍隊,而是一支警察力量,其最終目標是使軍隊和警察融合,並置於黨衛軍的管轄之下。1929年,斯大林奪權實際上是利用祕密警察發動的一次政變。奪權之後,即毫不猶豫整肅警察部門幹部,消滅其首腦。在眼花繚亂的權力更迭和表面無效率的背後,是作為國家權力核心的祕密警察的超級效率。蘇聯1930年、德國1935年之後,極權組織清除了公開和祕密的有組織對抗,完全消滅了真正的敵人,但是第一階段結束之後,就緊接著開始捕捉“客觀敵人”,藉口要實現某個烏托邦的偉大目標,開始實行真正的極權主義恐怖。“客觀敵人”並不是思想反動或歷史有汙點,而只是立場傾向有問題。極權主義常常採用挑撥煽動的策略“引蛇出洞”,達到消滅潛在競爭對手的目的。

恐怖治國是專制統治的常態,極權主義的貢獻是在這個方向上走到極限。如果不能讓人民支持真心接受宣傳機器所灌輸的正統,那麼它要讓每個人在“看破紅塵”之後變成徹底的理性利己主義者——沒有道德擔當、沒有相互信任、沒有基本安全感,自然更沒有政治和法律上的權利。他們會讓刑法覆蓋一切人類活動,而且自己操縱法律的解釋,讓每個人都隨時可能成為罪犯,乖乖匍匐在立法權、司法權、執法權一把抓在手裡的國家機器腳下。在升遷的利誘和貶謫乃至更嚴厲懲罰的威逼下,絕大多數人都對道德是非麻木不仁。既然接受正統信仰對自己有利無害,不妨口頭上接受之。不用多久,多數人即被體制所同化。他們對正統教義沒有什麼自己的理解,但是會和其他人一樣把它內化為標準表述。這套標準表述沒有道德意義,但是它有效阻礙了許多人追求有意義的道德信仰。

《極權主義的建構與解構》連載6,《中國密報》第52期,原載《中國戰略分析》創刊號)
網友熱搜:極權主義 、毛澤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