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

雷洋事件啟示錄:中國是否會爆發暴力革命

夏白鴿

啟示錄 一

中華人民共和國應該簽署聯合國通過的所有人權公約

1975 年 12 月 9 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第 3452 號決議:《保護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處罰宣言》。《宣言》對酷刑進行了定義:

“酷刑是過分嚴厲的、故意施加的、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

《宣言》的針對性也很明確:“酷刑是指政府官員、或在他慫恿之下,對一個人故意施加的任何使他在肉體上或精神上極度痛苦或苦難,以謀從他或第三者取得情報或供狀,或對他做過的或涉賺做過的事加以處罰,或對他或別的人施加恐嚇的行為。”

該宣言對于剛剛加入聯合國沒幾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言本應具有重要意義。因為在同一年,即 1975 年 4 月 4 日,一位因所謂的現行反革命罪被關押六年的女士被執行了死刑。在被處死之前,她的喉管被殘忍地割斷,她叫張志新。

她在被割斷喉管時發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叫聲。決定及實施如此殘忍的、不人道的、有辱人格的行為的人,恰恰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府官員和執法者——警察。

當時一位在現場的女警察因無法忍受如此慘不忍聞、慘不忍睹的地獄般的情景而昏厥在地,隨即被拖了出去。(《光明日報》:《她是名副其實的強者》,1979)

根據寫此篇報道的記者陳禹山后來的披露,在行刑前對行將被處死的人割斷喉管的“創意”來自于執法者——一位法醫。主要原因并不是為了怕他們大聲喊冤,而是為了阻止他們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文學作品中常常描述的情景那樣,就義前高呼革命口號。由“反革命分子”高呼“革命”口號顯然被認為是玷污了“革命”這一“最崇高”的行為。張志新被處死的年代,最響亮的革命口號是“毛主席萬歲”。而由“反革命分子”呼喊“毛主席萬歲”簡直是對“世界人民心中的紅太陽”毛主席的最大侮辱。

能夠從當時執法者的頭腦里產生如此殘忍、不人道、有辱人格的“奇思異想”,顯然跟當時文革的社會、政治生態環境密不可分。事實也確實如此。在當時中國地方政府官員討論這一“創意”時,竟然得出了這樣的結論:割斷喉管這一創舉是“捍衛毛澤東思想”的創造性的“新生事物”。結果,“割斷喉管”的做法被慫恿,進而被推廣。在張志新被割斷喉管之前已有三十多起類似的案例。參加討論處決張志新的黨和政府官員中包括毛澤東的侄子毛遠新,時任遼寧省革命委員會的主要負責人之一。

雖然我們目前尚不清楚,張志新事件在聯合國討論《保護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處罰宣言》時是否被當作典型案例之一而提了出來。可以想見,在當時仍處于文化大革命時期的中國,此類事件極少為外界所知。中國政府也不可能將此類在自己的管轄國度內發生的慘無人道的罪行公諸于世。

《宣言》被通過后,無論是不是聯合國成員,都必須嚴格遵守這一宣言,這應該是不言而喻的。《宣言》的第二條明確宣布:“任何施加酷刑的行為或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都是對人的尊嚴的冒犯,應視為否定聯合國憲章宗旨和侵犯世界人權宣言所宣布的人權和基本自由,加以譴責。” 第三條明確宣布:“任何國家不得容許或容忍酷刑或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非常情況如戰爭狀態或戰爭威脅、國內政治不穩定或任何其他任何緊急狀態,均不得用來作為施行酷刑或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的理由。” 第四條:“每個國家應按照本宣言的各項條款,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在本國的管轄范圍內施行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

然而,在《宣言》通過的兩年后,即 1977 年,又一起類似于張志新事件的案例在中國政府官員的批準下發生了。被處死的同樣是一位女性。被處死的法律依據仍然是“現行反革命”。她叫李九蓮。行刑前她的下顎和舌頭被尖銳的竹簽

穿在了一起。(戴煌:《胡耀邦與平反冤假錯案》。又有一說是在她的嘴中塞進了一個竹筒。老鬼:《李九蓮案始末》。)

轉眼到了 2016 年 5 月,離公布《宣言》已經過去了四十年。在這四十年中很難統計究竟又有多少違反《宣言》的案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度里發生。最新的引起人們廣泛關注的事件是“雷洋事件”。5 月 7 日,一個叫雷洋的年輕人在被警察強行帶走的過程中失去了生命。

也許有人會覺得“雷洋事件”和“張志新事件”無法比擬。有一點確實是今非昔比。那就是“張志新事件”在發生過后很久仍不為外界所知。而“雷洋事件”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news/news.aspx?ID=N000173007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