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

中國人雖然對政府仍有抱怨,卻已失去抗拒之意

中國目前的政治模式可以更準確地被稱作“大眾威權主義”。

安瑪麗‧布雷迪

中國現代宣傳系統的效果

因此,中國目前的政治模式可以更準確地被稱作“大眾威權主義”,也就是說,是一個依賴大眾支持繼續一黨統治的社會。與毛時代不同,1989年後,政治獨裁不再只代表無產階級的利益。在毛時代,無產階級被認為是中國社會最進步的力量;然而,如今,黨的理論工作者宣稱“無產”不再是中國工人階級的象徵。2001年一份有關政策的報紙認為,“工人階級早已在中國奪取權力……中國越來越繁榮……這些財富顯然屬於人民。”



當然,這種簡單邏輯忽視了中國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儘管有將近60年的社會主義統治,中國仍然沒有建立免費的基本教育制度,醫療對大多數中國人來說比40年前還糟。日益增長的貧富懸殊,使精英階層對難駕馭的平民百姓產生恐懼。中國城市現在有很多小區設置多道崗,以防範流氓無產階級和其它不滿者。精英階層至上及對百姓的恐懼,在目前吸收黨員的政策上得到體現。在毛時代,工人和貧窮農民組成的紅色階級,擁有入黨的“特權”。在新時期,由於黨放棄了階級鬥爭,黨願意吸收中國經濟改革的收益者為候選人。2001年中央黨校期刊《學習》的一篇文章指出,“組織工作為黨的政治任務服務。決定誰能否入黨與黨的歷史地位有直接關係,與黨貫徹其目標和任務分不開。”因此,在強調經濟發展的新時期,“黨必須吸引從事經濟發展的上層加入其行列。”這個政策是1989年後,中國領導模式的理所當然的最終體現,該模式不再通過政治運動和強行重新分配財富來改變中國。“文革”和1989年事件的教訓是:武力是現代社會有限和短期的社會控制手段;社會控制最長久的手段是說服。

對新政治模式(以及為它服務的宣傳思想工作)的最終審視揭示了一個問題:中國的統治者是否成功地說服百姓接受中共的繼續統治?如前所述,特別是1989年以來,很多西方的中國評論家普遍認為,中共的統治正在走向滅亡,外界觀察家一直在尋找摧毀中國黨國的事件或運動。然而,當美國或其它西方國家因為各種政治原因而爆發抗議時,我們不認為它們預示著整個政治體制即將崩潰,新的政治制度將要出現,而是將之看作不同意見的正常表達,儘管社會有各種缺陷,但是它基本上可以被社會大眾接受。同樣,我認為,自1989年低谷以來,中共一直在持續重建對中共領導的政府的支持,以至於普通中國公民不會比美國公民更想推翻現存政治制度。確實,在1989年示威期間,除極少數人外,大部分參與者呼籲改革,而不是推翻政府。從那個分水嶺開始,由於認真、有針對性的宣傳思想工作,中國的“群體思維”,如前所述, 變得“更明確”,當前的政治制度(儘管有很多缺陷)被普遍認為最適合中國目前的狀況。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網友熱搜:合法性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