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

于浩成:享有免於恐怖的自由就是保障人權

中國是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的簽字國之一。
于浩成

保衛人權的口號並沒有過時

使人們享有免於恐怖的自由,也就是使人權得到保障。對我國說來,也就是使現行憲法明確規定的公民的人身、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以及宗教信仰、進行科學研究、文學藝術創作和其他文化活動等等的自由權利得到充分實現和切實保障。人權問題是當代國際政治中的一個熱門話題,但是在我國卻一直幾乎成為一個禁區。在50年代的黨的文
件和領導人的報告中還曾提到保障人權的問題,如1956年周恩來在全國各省市檢察長、法院院長、公安廳局長聯席會議上講過:“人道主義是指對依法辦理以後的人,至於依法辦得對不對,是人權問題,是守不守法的問題。”他又說,“我們對犯人,對死刑緩刑、對勞動改造、對管制的人,第一應該有人道主義,採取不人道的待遇是不對的,應該糾正。這一點我們法律機關要經常檢查下面的情形,特別是勞改隊,如果很差的要糾正。"

1957年2月,董必武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也曾提到:“目前農村中較普遍存在的是貪汙、偷竊、打架、哄鬧以及侵犯人權等現象。”但從50年代後期起,保障人權的問題就很少提到,而“文化大革命”十年動亂中所發生的嚴重侵犯人權事件更令人髮指,連國家主席的人權都得不到任何保障。劉少奇就是在批鬥、抄家、坐“噴氣式”、拳打腳踢、非法監禁、受盡折磨之後慘死在河南開封市的。共產黨員張志新僅僅因為堅持自己的政治觀點,就被逮捕、監禁並以“惡毒攻擊”的罪行被祕密處死,在行刑前還被殘忍地割斷了喉管。類似的事實還可以舉出很多。然而,我們有些人卻說什麼在我國根本不存在人權問題。我國報刊上曾於1979年一度出現“批人權”的文章,說什麼人權不是無產階級的口號,是 人權”的文章,說什麼人權不是無產階級的口號,是資產階級的口號。後來又於1983年一度出現大批特批人道主義的浪潮。這種錯誤做法極大地阻礙了我國民主政治的建立。而黨的十二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指導方針的決議》曾明確指出:“我國社會主義發展中的主要歷史教訓,一是沒有集中力量發展經濟;二是沒有切實建設民主政治。”

事情正像夏衍訪問記一文中所說的那樣:“夏公對‘人’的問題有著自己的見解,他批評了一種觀念,以為社會主義國家是不講人權的,凡是帶人字都犯忌,如人權、人性、人格、人道等都不行,周揚講了人道主義還挨了批。但這些都是民主最起碼的東西啊!現在連人權都不敢講,把自由、平等、博愛都當作資本主義的東西批,搞創作自由也要挨整,所以裡根就用這個東西來對付戈爾巴喬夫,這難道不值得我們深思麼?現在提出以生產力發展為標準,但生產力最革命最活躍的因素—人,長久以來卻是我們最忽視的,諸多弊端便由此而生。”

我國是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的簽字國之一。我國代表近幾年來在聯合國或其他國際會議上做了不少國代表近幾年來在聯合國或其他國際會議上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而且開始改變了過去在討論人權問題時那種躲躲閃閃、力圖迴避的態度。在一些國際會議上,保障人權已經被公認為國際法的一項普遍原則。那種藉口不容許別國干涉內政而拒絕討論本國的人權情況是站不住腳的。如果人權是各國的內政,為什麼國際社會還不斷發表聲明譴責南非的種族歧視呢?南非不是也可以說這是本國內政而拒絕別國加以干涉嗎?其實在人權問題上,我們可以理直氣壯地講。首先,我們可以指出,國外有些人是沒有資格侈談保障人權問題的。外國侵略勢力曾經幫助我國軍閥、官僚、買辦、地主階級屠殺了成千上萬的中國勞動人民。

在舊上海一些公園門口曾經桂上“華人與狗不準入內”的牌子,中國人民的人格遭到這樣的侮辱,還有什麼人權可言呢?國外敵對勢力又有什麼資格再來談論我國的人權問題呢!其次,應該指出,我國在“文化大革命”中發生的人權受到蹂嗬以及當前存在某些侵犯人權的現象並非社會主義制度本身產生的,這些現象恰恰是背離社會主義原則的結果,這些現像一經發現,我們黨和政府總是採取措施設法加以糾正。

今年9月舉行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已批準我國參加《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裕的待遇或處罰公約》,我國曾積極地參與了公約的起草工作並簽署了公約,因為公約的基本精神和主要內容與我國憲法、刑法和刑事訴訟法等國內立法以及我國現行政策是一致的,完全符合我國尊重人權,實行人道主義的一貫立場。

應該承認,由於社會主義制度並不是在短時間內一下子就能建立得十分完好無缺,還需要有一個不斷完善的過程;由於社會主義的上層建築還有不盡完善的地方,國家制度的某些環節還有缺陷,法制還不完備,因此,人民的民主權利有時還得不到可靠的保障甚至還會受到國內外反動勢力的嚴重侵犯,甚至造成極大的災難,如林彪、“四人幫”橫行時期大搞封建法西斯專政。因此,我們不但不否認我國還存在人權問題,而且應當正視現實,堅持和不斷完善社會主義制度,加快政治體制改革的步伐,加強民主,健全法制,同違反法制,侵犯人權的現象進行堅決的鬥爭。這是我們自立於世界文明國家之林的一個必要條件。

馬克思主義的人權觀

什麼是人權呢?人權就是人的權利,它排除了民族、種族、宗教、國籍、性別、年齡等等差別,特別是階級差別,包括了一切人,具有普遍性,因此,馬克思和恩格斯把人權稱之為“權利的最一般的形式”,有些人不承認有普遍的人性,.也不承認有什麼包括一切人都在內的具有普遍性的人權。這些人經常引用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這樣一段話做為立論的根據:“有沒有人性這種東西·當然有的,但是只有具體的人性,沒有抽像的人性,在階級社會裡就是只有帶著階級的人性,而沒有什麼超階級的人性。”其實毛澤東自己早在1937年10月10日給雷經天的信中就說過,黃克功槍殺劉茜是“失掉黨的立場的,失掉革命立場的,失掉人的立場的行為”(注:黃克功是黨的幹部,因對陝北公學女學員劉茜逼婚未遂而把她槍殺致死),從而肯定了帶有普遍性的人性的存在。對於普遍性的人權的存在,似乎也應作如是觀。

(《保衛人權是人類進步的正義事業——紀念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連載2,《風雨憲政夢》,明鏡出版社,2016年)

網友熱搜:《世界人權宣言》 、享有免於恐怖的自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