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2日 星期五

廖錫龍如今處境不妙 劉源灰頭土臉

前後勤部政委劉源上將。

《內幕》特約記者 劉小偉

劉源再次灰頭土臉

知情者說,2016年5月20日對廖錫龍弟弟廖錫俊的逮捕行動,是經習近平同意,由中央軍委軍事檢察院批準執行的。5月22日,軍內下達這項逮捕行動,在廖錫俊的貴陽老家多個住所,搜獲數以千萬計的現鈔和貴重物品。



外界還盛傳,同時被捕的還有廖錫龍的養女(原總後結算中心會計)及其專職情婦。

當時就有分析認為,廖錫俊並非重點,廖錫龍已經危在旦夕。習王打虎向來擅用“剪裙邊”戰術,“身邊工作人員、家族成員和心腹親信”這三條線是高層“啃硬骨頭”的核心手段。

博聞社2016年3月時也曾披露,廖錫龍2012年從總後勤部長位置上退役後,就一直協助中央軍委專案組調查。問題包括他的前秘書、總後勤部司令部副參謀長符林國少將涉貪被查,當局從符的家中抄出黃金25公斤,現金2千多萬元。與廖錫龍同是貴州老鄉的符林國接受審查時,交待曾向廖行賄巨額現金。

廖錫龍的另一個問題則涉谷俊山;其實廖自已也有把柄被谷俊山掌握。所以2011年專案組在對谷俊山調查期間,谷曾對頂頭上司廖錫龍說:“別看你是中央軍委委員,總後部長,我讓你離開你就得離開,你別擋我的道,我也不擋你的道!”谷落馬後舉報不少廖錫龍的問題。

廖錫龍還有一個問題與他的老家、貴州茅台酒有關。廖是貴州人,2002年出任解放軍總後勤部長後,以軍人保家衛國、打仗出征要“壯行”為由,親手促成了中共軍隊與國內幾大名酒廠的“結誼”,特別是與貴州茅台酒廠的關係。各名酒廠紛紛成立軍供部,甚至有專門的車間生產“軍供酒”。

博聞社曾披露,在接受軍委紀委調查期間,廖錫龍曾經主動向紀委吐出4000萬問題款項,並交待那都是他在任總後勤部部長、以及後來升任軍委委員10年間,下級以各種名義“獻贈”的。

消息人士表示,軍委主席習近平念廖錫龍在任總後部長,配合時任政委劉源拿下前總後副部長古谷俊山中將、揭開軍隊貪腐的蓋子有功,本來在他吐出4000萬贓款後,已經同意“放他一馬”,讓他“軟著陸”,不料廖又參與李繼耐的上書活動,公然與黨中央對抗,終於惹怒了習近平。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網友熱搜:劉源 、谷俊山 、廖錫龍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