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16日 星期五

在中國,不得越過中共的“底線”

中共明白自己的許多缺點和失敗的政策,包含新疆種族政策在內,但中共領導層仍希望這些批評能私下提出,畢竟他們無法在遭公眾批判、羞辱的情況下,接受西方的價值觀與原則





在中國,不得越過中共的底線

《明鏡郵報》編譯 施夷光

底線在哪?

要強迫中國政府接受西方價值觀和原則,似乎是不可能的事。

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滕彪2014年曾於英國《衛報》撰寫伊力哈木應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而不是終身監禁(Ilham Tohti should get the Nobel peace prize, not life in prison一文,清楚揭露了中國與西方國家對於同一議題的迴異看法與相互對立。

當時滕彪指出,面對新疆維吾爾獨立問題,中國政府應該採取類似蘇格蘭獨立公投的方式,透過理性辯論與民主投票來解決,但北京當局卻選擇監禁只是在網路上發文呼籲民族自決的維吾爾族學者,以獨裁政權踐踏理性、自由與和平。

除了滕彪的譴責之外,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也曾多次批評中共試圖消滅所有異於當局的建議,無論是多麼溫和的、和平的或具有建設性的意見,即便是合乎中國法律的想法。

由此可見,中共因監禁那些對國家具有建設性貢獻的人物、給那些和平提出建言與批評的人定罪,而屢遭西方國家的指責。

最近,維族學者伊力哈木赫提(Ilham Tohti)獲得了2016年度歐洲議會最高人權獎項薩哈羅夫思想自由獎的提名,無代表國家和人民組織(UNPO)也與伊力哈木倡議組織、中國改變(ChinaChange.org)網站合作,籌辦了20161010日的伊力哈木與薩哈羅夫獎:勇於面對殘酷(Ilham Tohti and the Sakharov prize: Courage in the Face of Brutality研討會。

這些活動和獎項一再地指出北京當局的殘暴,批評中國忽略了人民意志,特別是維吾爾族的人權。然而,新美國基金會(New America Foundation)的國際安全計畫研究員帕特里克邁耶(Patrik K. Meyer)卻於《外交學家》撰文提出了疑問:中國政府真的是如此卑劣殘酷的獨裁政權嗎?它真的忽略人民的意願、犧牲人民的基本權利嗎?

邁耶表示,這些對中共的批評之所以引起西方觀眾與學界的強烈共鳴,是因為他們長期浸淫於西方世界的價值觀,包含民族自決、人權、個人自由、法治與民主等;也正因如此,中共在眾多批評與指責下成了一個強橫、破壞性、不尊重少數民族、無法無天和不寬容的政權。

但邁耶認為,縱使中國擁有許多的缺點,但它並非殘暴的政權。以簡單的事實來看,過去35年來,大多數中國人的生活水平──包含經濟、教育、醫療衛生、基礎建設和自由度──已呈指數倍增;中國與西方分歧的根本源頭,往往是因為外界普遍以西方世界標準和價值觀來評價中共的行為,而造成許多嚴重的誤解。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