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12日 星期一

非意識形態化和意識形態淡化政策可能被放棄

唱紅歌似意味著原教旨主義意識形態的復歸。

李凡

蘇聯東歐國家社會主義陣營崩潰之後,西方出版了不少有關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興亡的探討,其中一些作者認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滅亡和中國鄧小平的經濟改革有很大關係,因為中國經濟改革證明了私有制好於公有制,這樣就從根本上顛覆了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而意識形態的崩潰導致了後來這些國家政權的崩潰。



這樣的結論是很有意思的,因為在東歐社會主義陣營崩潰多年以後,中國現在開始重新辯論這個問題,而且內容是中國要重新扛起世界共產主義的大旗,堅持社會主義不能倒。其實從歷史上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就是讓中國的改革開放搞垮的,至少是重要因素之一,中國不承認嗎?所以,重新在中國開始的這個討論頗有些荒誕,更多的則是可笑。

大家都逐漸明白了,改革開放就是要改革原來依據中共意識形態所建立起來的經濟、社會制度,就是要學習西方的經濟制度,要和“萬惡的資本主義國家”打交道。鄧小平也明白改革開放和原有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之間的衝突是不可避免的,要保持改革開放的順利進行,就必須迴避這種衝突。因此鄧從一開始就避免在理論上進行爭論,不提和少提意識形態。依靠這樣的辦法,鄧小平避免了經濟改革中的意識形態衝突,而一門心思發展經濟,這是中國經濟得以迅速發展的一個重要原因。

改革開放使中國敞開了對外封閉的大門,中國老百姓和國外開始了大量接觸,經濟、文化交流不斷擴大,上百萬留學生到外國學習。當中國人民真正接觸到“西方資本主義”之後,方知這個中國共產黨意識形態上的敵人,卻幾乎在各個方面都比中國強得多,不只是生活富足,而且這些國家的人民比中國人享有更多的民主和自由,社會也公平得多。這樣,大家雖不明言,心裡卻清楚,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並不為“真”(truth),而是一個騙局。實際上,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破產了,但在不爭論的政策下,所有人都不會明白講出來,大家都在裝傻。發展經濟,過好自己的小日子也就是了。

其實所有人都明白這個事情,左派和右派都清楚,只是大家都不說出來。有趣的是在經濟發展以後,現在卻有人一定要捅破這層紙,要爭個意識形態的水落石出,就只能是魚死網破的結果了,也就是大家都來談這個“假”東西,雖然報紙不談,但是在微信上這樣的討論是大量的。討論的結果只能是越來越假。

但是,從中共方面來看,不提意識形態或淡化意識形態不等於中共放棄了意識形態,意識形態始終是中共合法性的基礎之一。只要中國不接受西方的民主和自由,中共就不會放棄這個意識形態。到現在為止,中共還沒有為自身統治找到一個可以替代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和思想。

蘇聯東歐的極權主義垮台時,曾對中共意識形態造成巨大衝擊。為了擺脫合法性危機,中共稍稍放鬆了對某些領域的管制,開始允許宗教和傳統文化的復歸活動,甚至對中國傳統宗教實行了某些鼓勵政策,讓它們發展起來。

最為重要的是,中共想通過適當寬鬆,將意識形態危機帶來的衝擊降到最低點。這就導致江澤民時期“三個代表”的表述,和胡錦濤時期“政治文明”提法的出現。目的都是試圖將意識形態危機降低,即通過一個含混不清的概念,既沒有否定中共原有的官方意識形態,也在某種程度上向“普世文明”靠攏,或至少不那麼敵對,也對中國傳統文化示好,並且能夠和中國改革的實際進程接軌。也可以認為中共想用一種新的表述走出其意識形態危機。從實際效果看,雖然並未找到一種適合中共的新意識形態,但這樣的做法卻讓中共可以避免在意識形態上陷入被動。

然而,無論什麼樣的政策和重新表述,都沒有辦法阻止改革開放對中共官方意識形態造成的傷害。中共的意識形態實際上是中空的,需要有新的內容填補,這是最好的結果,但是卻無法實現,因為找不到一種意識形態既可以維護中共的合法性基礎,又可以讓社會廣泛接受。在新的來不了、舊的又離不去的情況下,中共意識形態的危機是無法否認的。

鄧小平採用的降低意識形態敏感性的做法,只是避免了意識形態上的爭論,卻無法構建新的意識形態基礎,而非意識形態化等淡化意識形態的做法,最終仍然會傷及到舊有的意識形態本身。特別是對於那些意識形態原教旨主義者而言,這樣的意識形態處理方式是根本無法接受的。意識形態淡化政策並沒有解決意識形態問題,只是將意識形態擱置起來。

由於意識形態在現代極權主義國家中的重要性,儘管可以不講或少講意識形態,但必須承認正統意識形態的正當性和合法性。而反對極權主義向民主轉型的人士,就可以利用正統意識形態的正當性和合法性,來反對這種轉型。我們可以從穆斯林國家政治轉型中看到這樣的例子,雖然穆斯林國家在性質上與共產極權國家尚有區別。原教旨主義的穆斯林乃是用原教旨主義的意識形態和神學反對向民主的轉型,反對向世俗主義的發展,以至用恐怖主義方式達到他們的目的。

因此,在中國極權主義轉型中,有利於轉型的非意識形態化政策和意識形態淡化政策,如果沒有找到新的意識形態替代物,久而久之也會帶來極權主義原有意識形態的危機,意識形態信仰仍然會大範圍地降低,以至可以再次傷及到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基礎。

那些意識形態原教旨主義者會堅持認為,意識形態是中共統治合法性的基礎,不能放棄、不能退讓、不能修改,只能堅持,特別是遇到政治性挑戰的時候,更要如此。這種意見如果占了上風,就會出現極權主義轉型在意識形態上的倒退,並拉動社會和政治的倒退。

實際上,多年以來,“三個代表”和“政治文明”之類多少有些修正主義味道的表述,對那些極權主義原教旨主義來說一直是無法容忍的。因此,中國在意識形態層面一直有種要將原教旨主義意識形態請回來的發展趨勢,例如唱紅歌、念紅書,甚至有人希望將文革也重新請回來,等等。當然,對於原教旨主義意識形態來講,這是對抗當前中國思想、概念和意識轉變的唯一辦法了。尤其是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已經衰微,全世界沒有幾個國家還在信仰共產主義的情況下,他們認為如果不能將原有意識形態請回來,中國的共產主義理想就會徹底消失,共產黨也會失敗。

但實質問題是,目前的原教旨主義意識形態只是一種政治力量,在理論上、觀念上已經無法解釋現代社會的生活和變化;他們的理想和觀念及其對當代社會各種現象的解釋,是反社會的,可笑的,甚至是令人恐怖的。這種意識形態只有依靠政治上的強力,才能壓住非意識形態和思想解放的力量。

近年來,各地出現拆教堂十字架、抓教會領袖、封鎖網絡、抓網絡大V、批判資本主義、唱紅歌講紅色傳統、重新鼓吹共產主義、鼓噪紀念文革、以及在大學課堂上抵制西方教材等等現象,凡此都是有利於原教旨主義意識形態復歸的。此類活動還有進一步發展的趨勢,這可以看作是當前意識形態領域的倒退現象。長期以來共產黨在改革開放中實行的非意識形態化和意識形態淡化政策由於意識形態的倒退有可能被放棄。

(本文作者為北京民間機構世界與中國研究所所長,原載《中國戰略分析》創刊號,配圖為編者所加。】

《當今中國最大危險:晚期極權主義》連載4,《中國密報》第51期)
網友熱搜:原教旨主義意識形態 、唱紅歌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