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天津官場奇異超穩定結構:始終不曾帶出窩案

黃興國政壇最後影像。

《內幕》特約記者 黃鶴翔

天津政壇知情人的對話

2014年底,鳳凰網孔德繼一篇暗示天津貪腐存在窩案和更大老虎的文章,刊出後數小時即被撤下,筆者險些身陷囹圄。透過文章中和化名老肖的天津政壇知情人的對話,讀者或可從另一個角度判斷被中紀委拿下的天津市長兼代理市委書記黃興國,問題出在哪裡:



【老肖對武長順違法違紀並無異議,但最先落馬的為什麼是他,下一個可能是誰,老肖有自己的判斷。

……(略)

“法辦武長順主要是下面三點考慮:一是平民憤,尤其有利於本地互聯網輿論的穩定,因為網上罵聯華的多;二是武的級別較高,在反腐大勢前,可以彰顯地方決心和中央權威,緩解中紀委和天津官場的緊張程度,不辦幾個高官確實說不過去;第三,由於武長順長期在交通系統的深耕,武案可以將公眾注意力引向交通系統,而交通系統的問題很容易和其他問題、以及其他有問題的官員進行切割。相比其他問題官員,不容易帶出窩案。”

……(略)

2009年5月31日,天津市人民政府第30次常務會議通過了2009年第18號天津市人民政府令——《天津市以宅基地換房建設示範小城鎮管理辦法》。天津自上而下的市級推動的拆村並點運動在天津進入高潮。

這一由天津市長黃興國帶頭頒布的市長令,與市長令頒布前後天津自上而下的的小城鎮開發和基層政權運作密切相關。

也就是說,中紀委2014年巡視組反饋的基層政權運作和城鎮開發的問題,正瓦解著近十年來天津市政府的執政合法性。

市長的政令與反腐敗的重點發生衝突的時候,如何把握反腐的尺度,有沒有反腐的空間,恐怕是中共十八大以來中紀委遭遇的最大難題之一。

近年來,天津的反腐雖不乏宋平順、李寶金和皮黔生等高官陷落,但始終不曾帶出窩案,可窺見天津官場奇異的超穩定結構。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網友熱搜:天津 、武長順 、宋平順 、李寶金 、皮黔生 、黃興國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