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6年12月11日 星期日

極權主義倒退現象:切斷中國NGO組織生存空間

維權運動帶動了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

李凡

極權主義倒退現象

一、公民權利

在極權主義之下,社會成員是沒有公民權的,國家不承認有這樣的公民權,甚至不承認有一個獨立社會的存在,國家就代表了社會。國家聲稱,國家是代表人民的,人民擁有最高權力,但這個權力由國家來體現。因為不存在獨立於國家的社會,也就沒有個人的公民權問題,也就不需要有保障公民權的制度和法律。



在很長時間裡,中國政府就是這樣解釋社會和公民權問題的。但經過改革開放多年後,中國社會的公民權利還是得到了很大發展。這表現在三個方面:公民社會的發展和壯大;維權運動的發展;一些隱含有保護公民權利的法律和制度的出現。

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不是政府恩賜的結果,而是社會發展和自由出現的自然結果。公民社會的出現有兩個主要原因,一是社會、經濟發展帶來的社會自由之擴大,包括結社、言論、遷徙、職業選擇等方面自由權的擴大,再就是和無數侵害公民權益行為的鬥爭中發展出民間力量。

到目前為止,中國公民社會從無到有,不但出現了大量有獨立行為和意志的社會成員,還出現了大量由這些人員組成的社會組織(不論是否被官方承認),它們體現著公民社會不同的需要,包括個人興趣、個人信仰、社會公益、權利的保障和維護、國家政策和法律的討論,等等。

從草根性的到層次更高一些的社會組織都有,且涵蓋了有關社會利益的幾乎所有方面,也都經歷了一個不斷發展壯大的過程。從數量上看,公民社會的成員力量已經可以占到全體社會的20%至30%,從公民社會組織的數量上看,已經達到數百萬。因此可說,一個公民社會的雛形已經在中國出現。這個公民社會的狀態是,成員雖然眾多,而且發展很快,但組織化的程度仍然很低。就組織化程度而言,依我的看法,基本上是以草根性為主的,以及一些草根性組織之上的二級社會組織結構。

政府對公民社會採取的是警惕、壓制的態度。這種態度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不承認,二是壓制。但這種政策卻沒有阻擋公民社會的發展。因此,政府不得已開始部分地承認。一直拖到胡錦濤任期即將結束,也就是中共十八大召開前,中國才開始進行所謂的“社會管理體制改革”,準備對社會組織中的一部分加以承認。那些將被政府承認的主要是些社區服務類、公益類社會組織,政府容易控制,而不包括維權類、宗教信仰類、政治性的社會組織。十八大以後,這一改革也基本上停頓,原來計劃要出台的新版社會組織管理條例也不見蹤影,而一些維權類社會組織則被政府所取締。

政府更同時通過了一系列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法律,例如《外國社會組織在中國活動管理法》,就是想制止中國公民社會和外國公民社會組織之間的聯繫,從根本上切斷中國NGO組織的生存空間。一系列和“國家安全”有關的法律的出台,其目的毫無疑問就是要阻止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

從上世紀末開始,中國出現了在經濟發展過程中公民權益受到傷害的事情。首先是農村。最早的農村反抗出現在四川和湖南,時間在1990年代後期,那裡的一些地區因地方政府亂收費而導致農民大規模維權抗爭,他們包圍政府、焚燒警察汽車和政府辦公樓等。這樣的維權抗爭後來在全國各地蔓延,不僅農村,城市地區在本世紀初也出現了維權抗爭活動,主要是土地拆遷問題。

之後維權領域進一步擴大,幾乎所有公共利益的空間都發生過維權活動,且長期維持在每年十多萬起大規模群體性事件這個數量級上。在這個背景下,中國的公民權利問題開始受到關注,學者、維權律師、社會組織都開始關注公民權問題。維權運動的發展也帶動了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

在公民權呼聲日益提升的壓力下、同時也得益於國際社會的關注,中國政府對一些法律進行了修改,同時出台了某些新法律,一些公民權利看似在法律上得到了承認。但是中國的發展從來沒有達到依法治國的程度,也從來不是一個法治國家。凡涉及到公民權的法律審判基本都是政治類案件,是依照黨的政治正確原則進行審判的,而不是法治的結果。相反,在法制旗號下,近年來大批律師被抓,一些維權組織被關閉和取締,網絡被嚴加管理,大量消息被刪除,一些大V的微博和微信被取締。這樣的結果導致社會上維權事件和群體性事件都在增加而不是減少。凡此均表明中國的公民權利近年來進步不多,而倒退不少。

二、意識形態

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是共產主義,是排他的,一元論的,絕對的。意識形態是共產主義左翼極權統治的基礎之一,依靠這種意識形態所宣導的信仰、理論和教條,中國共產黨獲得許多人的擁護和支持,建立起一個理想中的社會主義國家。這樣的意識形態利用各種宣傳辦法,讓人信其為真,而且是真理,是未來,並加以崇拜。從本質上講,它已經在共產黨手中變成為一種宗教和神權。這樣的意識形態加上對領袖個人的崇拜,成為毛澤東搞文革的基礎。文革失敗已經使人們對中共意識形態的“真”表示了懷疑,儘管這種懷疑尚未導致中共意識形態的崩潰。

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的信條之一是讓人相信私有制的不合理,但文革後中國開始了改革開放進程。中共打破公有制的壟斷、引入物質刺激和市場體制以後,中國經濟面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一直到取得世界經濟第二的地位。這樣一個事實顛覆了中共以及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都奉為教條的馬克思主義第一原則,即私有制罪惡原則。人們感覺到私有制並不那麼壞,而公有制卻問題太多。

(本文作者為北京民間機構世界與中國研究所所長,原載《中國戰略分析》創刊號,配圖為編者所加。】

《當今中國最大危險:晚期極權主義》連載3,《中國密報》第51期)
網友熱搜:維權運動 、意識形態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