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極權資源被消耗殆盡極權政府才有可能改朝換代


大躍進時期的宣傳畫。

張千帆

2.為什麼極權統治會一爛到底

雖然純粹的極權注定是短命的,但一旦陷入極權模式,這個不幸的國家就很難走出極權主義設定的魔咒。事實上,即便一般意義的威權專制也都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往往在天怒人怨下被暴力革命推翻,甚或走上災難更為深重的極權之路。和平改良並非不可能,但是總歸需要出個戈爾巴喬夫或蔣經國之類看似偶然的小概率“奇蹟”。

多數時候,專制統治者是平庸、短視而“致命自負”的。既然自己沒有改良的誠意,最後只有等待革命的暴風雨把他們清洗掉。暴力革命何時發生,取決於政權和其反對力量的對比。專制越深重,專制力量越強大,民間抵抗力量越微弱,專制統治的延續就越長,社會危機越深重。只有當民不聊生、忍無可忍,政權脆弱到崩潰邊緣,才有可能發生政權更迭。

和專制政體相比,民主國家的治理模式是不斷漸進改良而非暴力革命。真正的民主政體不會發生暴力革命,一個發生革命的民主政體表明體制內部已經出現了大麻煩。在任何社會,人和人之間的利益衝突都會不斷產生,但是只有民主國家才能不斷及時化解這些矛盾,而不至於讓社會矛盾積壓到總爆發的火山口。

民主的真諦就是通過自由言論和輿論形成理性的公共意見,再通過多數人表決程序制定切實解決社會問題的法律,並通過代表民意的立法機構和獨立司法機構監督法律的實施。整個過程都是和平理性的。這是為什麼托克維爾說民主有惡習,但不會容忍罪惡;只有零星的犯罪,沒有大規模暴動;派係爭鬥激烈,卻沒有陰謀團夥。在一個言論自由國家,社會矛盾是透明的。只要有不平,就會有抱怨;轉瞬之間,社會矛盾就轉化為社會議題。即便特定的社會不公只是針對少數人乃至個別人,他也可以依賴多數人的同情而得到救濟。

因此,民主就是一個不斷漸進改良的政治過程,民主社會在本質上是一個改良社會。如果矛盾積壓到火山爆發的程度,以至人口中相當一部分不得不冒著自己的生命危險,通過暴力革命的方式去結束其他人的生命,這只能說明民主機體已經受到致命破壞。

在專制政體,由於權力高度失衡,統治者自私任性,因而公權濫用必然俯拾皆是,但是社會卻沒有約束公權的力量。極權統治者更是容易被“超英趕美”、“提前實現共產主義”等宏大理想衝昏頭腦,在轟轟烈烈的各種“大躍進”中釀成毀滅性災難。同時,社會更沒有抵禦公共災難的能力。準確地說,極權國家沒有社會,只有一個個原子化的個體和一個高高在上的領袖。

在無信仰、無組織、無信任、無保護的狀態下,每個人都是“囚徒困境”中的“囚徒”,面對巨大的極權機器充滿著無力和無奈感。即便偶爾自己想做點什麼,也因為長期沉溺於麻木不仁,而不能集結起足夠的道德勇氣,或因為集體沉淪如此而陷於絕望。換言之,在一個建立在經濟至上世界觀的國家,每個人都被調教成徹頭徹尾的經濟動物。這樣的人群是極權統治的必要條件,因為他們必須懂得並遵循“順體制者昌、逆體制者亡”的實用主義規訓。

因此,雖然極權政體已經千瘡百孔,但仍然無人敢站出來挑戰體制本身的合法性。更準確地說,敢於和體制決裂的人太少,因而很容易被“定點清除”,至少很快被邊緣化。多數國民或因渾渾噩噩,看不到或不敢面對極權體制的罪惡,或被體制所收買,在明知體制作惡的情況下順應乃至協助體制作惡,直到底層人民的生存空間被壓榨殆盡,忍無可忍、揭竿而起,真正成為“失去的是鎖鏈,贏得的是整個世界”的無產革命者。

然而,極權統治是威權專制的加深版和加強版,極權政府享有深厚的社會資源和群眾基礎;只有當龐大的極權資源被消耗殆盡,才有可能改朝換代,而到了這個時候,不只是極權體制的政治資源,社會道德和自然資源都會遭到極大的破壞。如果說一般威權專制的倒塌只是“國破山河在”,那麼極權體制有可能造成“國在山河破”的困境,直到社會機體乃至自然環境都徹底腐爛才算“觸底”,但是這樣的社會在制度、道德、物質等全盤危機的“四面楚歌”下將失去恢復反彈的能力。到那個時候,即便極權體制驟然坍塌,深受極權荼毒的社會也已回天無力,陷於萬劫不復之境。

蔣經國

《極權主義的建構與解構》連載10,《中國密報》第52期,原載《中國戰略分析》創刊號)
網友熱搜:極權主義

1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