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美國該如何應對“大躍退”的中國?

《明鏡譯報》編譯 張洛尹   自文革以來,中國鎮壓社會的力道已越來越大,政治氣氛低迷、好戰性格愈強,這些對美國來說代表著什麼?



《大西洋月刊》的老牌寫手詹姆斯‧法羅斯(James Fallows)撰文指出,中國近期發展進程產生了巨大變化,美國需要重新調整其對華政策。

中美互動劇本改變

法羅斯解釋,從1970年代尼克松訪華、中美建交以後,40多年來兩國一直處於微妙的平衡狀態,彼此在經濟利益分歧和政治價值衝突的情況下,努力維持著艱難且不協調的夥伴關係──這種關係經歷了1989年天安門殘暴鎮壓事件、1999年北約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走過了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後與美國的貿易順差快速擴大;每隔一段時間美國會出售軍武給台灣或與達賴喇嘛見面,不時因審查制度和人權而與中國起衝突,但這些也都渡過了。

由此看來,從尼克松到奧巴馬期間的歷任美國總統,其與中國的互動基本上都依循著相同的劇本。但2016年的中國比5年前、10年前更加封閉、愈發壓制,法羅斯從他早期居住在北京、上海的經驗裡發現,中國現在的反腐運動、趨向保守與鎮壓方式皆與過去三十年的歷程不同,等待美國新總統接招的是截然不同的中美互動劇本。

所以,川普即將面臨的既是挑戰,也是機會。挑戰是,近年來中國的發展令人沮喪,對內壓制、對外好戰,且似乎不太關心中美夥伴關係;機會是,在美國新政府上台之際(最能引起中國注意)可以重新設置中美關係。美國不得不與中國打交道,但雙方互動變得更加困難,且未來可能還會持續下去。

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的客座研究員阿里‧偉恩(Ali Wyne)於《國家利益》的文章亦寫道,中美的亞太秩序平衡正逐漸削弱,亞太各國在和中國發展貿易與投資關係的同時,也和美國強化外交與軍事關係,這些國家希望盡可能拖延在強國之間做出選擇;但隨著中國經濟成長與TPP即將瓦解,美國恐怕很難在亞洲站穩腳步。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