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

于浩成:“以法治國”並不提倡“法律至上”

于浩成

有些同志認為“以法治國”的提法同我國近代的“教育救國”論、“科學救國”論、“醫學救國”論、“工業救國”論一樣,是把一種東西當作治國或救國的最高手段,是“以偏概全”,擔心提出“以法治國”會誇大法律的作用,導致資產階級的“法律至上”論和“法律萬能”論。他們提出“黨的路線正確與否是決定一切的”。這些同志的意見確有一定的道理,但主要還產生於對“以法治國”提法的誤解,因而有些擔心可能也是過分和多餘的了。

首先,法律與國家的關係可以說是如影隨形,就像一對孿生的兄弟。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在一定生產關係中占統治地位的階級,“除了必須以國家的形式組織自己的力量外,他們還必須給予他們自己的由這些特定關係所決定的意志以國家意志即法律的一般表現形式”。(《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378頁)列寧也講過:“意志如果是國家的,就應該表現為政權機關所制定的法律,否則‘意志’這兩個字只是毫無意義的空氣震動而已。”(《列寧全集》第25卷,第75頁)一方面,法律離不開國家,法律的性質取決於國家的性質,沒有國家便沒有法律。

另一主面,國家也不能沒有法律。沒有法律規定,國家的基本政治制度、經濟制度和國家機關的組織、活動原則就不能確立,國家權力就不能組成,也不能實現;沒有法律,社會秩序就不能維護;沒有法律,調整社會的經濟、文化、教育等各領域的關係,就會失去堅實的保障。我們建國三十多年以來的經驗也完全證明國家不可沒有法,而且,不可把法律視為閒物,置之高閣而不予執行。必須在黨的領導下,運用法律這一武器,進行組織和管理。因此,把“以法治國”同教育救國論等等相提並論,這種觀點是不正確的。

其次,主張以法治國,實行法治,僅僅是強調加強法制在治理國家中的重要意義,並不是否認黨和國家其他工作,如組織工作、教育工作和文化工作等的重要性,更不否認黨的領導,人民政府、人民軍隊的極端重要性。我們所要強調的是組織工作、教育工作和文化工作等也要有法可依,依法辦事才能做好。黨和政府的各級領導人要模範地遵守法律,嚴格地執行法律,善於運用法律制度去組織和推動各項工作。因此,我們強調法律的作用,並不是提倡“法律萬能”和“法律至上”。

應該承認,我國封建主義的歷史很長,經濟文化比較落後,加上我們過去對民主的正確宣傳和正確實行不夠,制度上也不夠完善,在這種情況下,專制主義、官僚主義、特權思想、家長作風以及無政府主義很容易滋長。很長一個時期以來,我國政治生活中的主要問題並非什麼法律至上,法律萬能,倒是法制不健全,人們法制觀念十分薄弱,忽視和輕視法律的作用,無法可依,有法不依,以權代法,以言代法等等。在這種情況下,提出“以法治國”只不過是強調一下法律的作用,並不發生“法律至上”、“法律萬能”的問題。把這兩者硬拉在一起,對於我們理直氣壯地提倡法治以反對和批判專制主義、官僚主義、特權思想、家長作風、無政府主義的努力是不利的。

應該看到,我國的新憲法正是以四項基本原則為指導思想制定的。憲法做為根本法,正是黨的綱領、路線、方針、政策的法律化和定型化。兩者是一致的,而非對立的。只允許提“四項基本原則”和“黨的路線”,而不運用正是根據四項基本原則和黨的路線制定的法律武器,這是不明智的。個別壞人正是想利用這種手段來鑽空子。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是指導我們思想和行動的理論基礎,但它不是法律,也不能代替社會主義法制。因此提出“以法治國”與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是完全一致的,是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在國家、政治、法律領域中的具體運用,是鞏固和加強人民民主專政所必需的。

還有些同志擔心“以法治國”的提法有貶低黨的領導之嫌。這當然是一種誤解。我們的憲法和法律都是在黨的領導之下制定的,因此堅持黨的領導與遵守憲法、法律是完全一致的。新憲法中規定:“全國各族人民、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以憲法為根本的活動準則。”黨的十二大通過的新黨章也規定:“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清楚地說明,我們是在黨的領導下實行法治,即以法治國。

我們必須看到,一方面,憲法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制定的,具有最高法律效力。它是全體人民意志的體現,因而是高於一切,大於一切的,應該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威;另一方面,憲法是黨領導人民制定的,憲法中貫串著四項基本原則這一指導思想,貫串著黨在新的歷史時期建設現代化的高度文明高度民主的社會主義國家的一切方針政策,憲法至高無上,即黨的方針政策至高無上。貫徹憲法和法律即貫徹黨的方針政策。而且因為憲法和法律具有國家意志的這一特點,它可以有法律上的必須遵行不得違反的權威,更利於黨的方針政策的貫徹。

我們還必須看到黨的領導主要是靠自己的政治主張,靠黨的理論、綱領、路線、方針、政策的正確性和廣大黨員的模範行動,吸引人民群眾,使得人們自覺自願地服從黨的領導;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是科學,是真理,主要是靠自己的正確性令人信服,使人心悅誠服地信仰它。黨不能下命令強迫人服從她,也不能強迫人信仰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胡耀邦同志說過:我們是領導者,而非統治者。那麼,誰是統治者呢?統治者是以工人階級為領導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全國各族人民。我國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通過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把自已的意志制定成憲法和法律,以進行治理和統治。這就是我們說的以法治國,這就是新憲法的精神。(1983年)

(《新憲法確立了在黨領導下以法治國的重要原則》連載3,《風雨憲政夢》,明鏡出版社,2016年)

網友熱搜:于浩成 、《風雨憲政夢》

0 意見:

張貼留言